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傅明】忘年

 给@修改器大侠初翻雪 写的后续小甜饼,啊呀好喜欢好喜欢修太的般若波罗蜜,这样N生N世的故事特别戳我的心。

配合食用效果佳:   下 

* 圣堂之钥的使用最终解释权全归修改器大大所有,如有BUG纯属意外。

* 差点就难产死了,感觉还是表达不尽自己的意思。


01.

   第一次见着傅剑寒时,东方未明真觉得自己是碰着流氓了。


  他记着自己那时刚到逍遥谷不久,在湖边见着一少侠舞剑,红黑相间,胸口还有一铜镜。先不说舞姿颇为好看,剑技着实有两下子,感觉心里一热,他竟然主动开口搭讪道,


  “兄台好剑法!在下逍遥谷东方未明,敢问兄台如何称呼?”


  只见这红衣少侠转头看着自己,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便一跃到自己面前,在东方未明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朝他伸出了双手。东方未明就这样在还未反应过来之前被抱了个满怀。


  “未明兄,我终于等到你了。”


  那人的声音就近在自己耳边,吹来的吐息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满足与喜悦。


  东方未明记着自己一把推开这无礼之徒,要不看着他面容俊朗,可能对着就要来上一招扶摇直上。那少侠被推开竟还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后却又笑了起来。


  “未明兄,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傅剑寒啊。”


  什么傅啊剑啊?我根本不认识你啊?


  东方未明不是没见过自来熟的人,可是这样自说自话还直接叫自己的名的还是第一次见。他也暗念不会是真在哪见过人家然后自己给忘了,但是搜刮尽了脑汁,也记不得初出茅庐的自己有认识这样剑技了得的侠客。他直觉这人是个麻烦,虽然笑着好看,指不定打什么坏脑筋。


  孤身一人闯荡江湖第一要点,惹不起咱躲得起。


  东方未明直接脚下抹油转身跑回了逍遥谷。


02.


  自那之后傅剑寒简直像是和他绑了个绳子,怎么避都避不开。湖边有他,森林里有他,杜康村里也有他,见着最多的当属是酒馆,几乎十有八九都能碰着。每次见着东方未明,他都会一脸心喜的样子迎上前来,熟络地仿佛是生死之交。东方未明并不习惯这份热情,但是意外的他也并不讨厌,对着这张笑脸就是没法生气。


  傅剑寒总是想拉着东方未明唠叨,东方未明就特别想跑,心里有个声音大声叫着快走快走,好像迟了一步就要出什么大事,于是每每找了个借口就要走人。傅剑寒这倒是不拉着,都是笑着看着他离开,东方未明反倒有点心虚。毕竟他并不讨厌傅剑寒,这纠结的感情说不清是啥,他暗自思索,那可能是害怕。


  终于抵不住傅剑寒的再三挽留,这次东方未明倒是在酒馆坐定了,看看这傅剑寒倒是要说些啥。少年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却让东方未明扭过了脑袋,感觉自己要被刺瞎了眼。看了看周围的酒罐罐,东方未明告诉自己这都是为了那免费的酒。然而傅剑寒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差点让自个儿喷了他一脸。


   “其实我是你追寻多世的恋人。”


   “咳,咳,傅少侠,这话不能乱说…”


   东方未明还在咳着酒,余光看到傅剑寒掏出一把银色的钥匙在自己的面前晃了晃,随后塞到自己的手中。白玉的钥匙带着沉甸甸的质感,沾着傅剑寒的体温,摸着还有一丝温意。傅剑寒直溜溜地打量着东方未明的反应,眼中一开始还带着点期冀,随后又暗了下去。


  “……有什么感觉吗?”


  “并没有……”东方未明诚实地摇了摇头。傅剑寒也只是苦笑了一下。


  “实不相瞒,我当初也不信,但拿到这把钥匙的时候我就都记了起来。”


  这钥匙还是你亲手交到我手里了。傅剑寒笑道,眼里伤过一丝伤感的神色。


  东方未明还想说自己没给你什么钥匙呀,这才反应过来说的估计是前世。果然傅剑寒接着说道,待他想起来再去找东方未明,却只赶上看到他包围在血海与错乱的尸首中,笑着咽了气。他连话都还没来得及对上一句。


  看着傅剑寒的一抹苦笑,东方未明把到嘴边的话给吞回了肚里。任由傅剑寒开始滔滔不绝,从头开始讲他们所谓的感情史。什么相遇,什么喝酒,什么比剑,什么生死别离。这故事来来去去大多是片段,似乎那所谓的记忆也并不是那么完整。但是听来,每一个都没有好的结局。


  就算觉得这都是信口开河,东方未明都听得发闷。

  

    “你是否还记得叫我永远记得你?”


   “我说过这话?”


  “说过啊!我估摸一定是你的真情打动了天意,让我竟然真忘不了你。”傅剑寒一边说着一边专注地看着东方未明,露出他单侧的酒窝,显得好看得紧。


  听到这话东方未明抖了抖,看着眼前这满口胡话的红衣少侠,他本就是想混两口酒喝,没想着这小子还越讲越来劲,几番肉麻的话都一起上。他觉着自己脸上有点发烫,那一定是酒的关系。


  “傅少侠,你看这酒我也喝得差……”


  “小二,再来五斤杜康!算在我账上!”傅剑寒也不等东方未明把话讲完,又让店小二扛了五斤酒砸在桌上,另一手还不忙按住东方未明的肩头。


  东方未明也是没了法子,一屁股又坐稳子啊了椅子上。他也觉得自己是撞了邪,竟然就这么随着他又拿起了酒碗,一碗碗就往自己嘴里灌。傅剑寒还在那絮絮叨叨地念着,一会儿说着什么前生事,今生缘。一会儿又扯着别的有的没的,感觉自个儿脑子闷。他心念这少侠不去当个游侠当个说书人也不错,说不定能和徐子琪有的一拼。他又抬头看看对面已经空了的酒罐,这就算不是武功第一的说书人,酒量第一的怕是没悬念。


  东方未明真是觉得自己有点醉意了,虽一开始听着是扯谈,他竟心里有几分当真,好像自己真追了几生几世那红衣小子,可惜最后都不得善终,想想还竟然有点鼻酸。结果这时傅剑寒又讲着自己变成龙飞走了,东方未明又觉得他果然是在扯谈。


  “后来你啊……”


  “行了行了,”东方未明一口干了最后酒碗里的那点,拍拍桌子站了起来。“傅少侠,你也别说我是不信你说的这些……姻缘事儿,只是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吧,我最后都把钥匙给了你,我觉着那肯定就是一个意思。”


  傅剑寒这才停下自个儿的口若悬河,挑了挑眉听着未明说下去。


  “就是我一定不想再和你这么纠葛下去啦。”东方未明随口说完,就打算要走,脚步到了门口,才觉着这人半天没动静,有点新奇,回头便看到一惯笑嘻嘻的红衣少侠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只字不语。这凝视的样子看得他有点心慌,开口想说点什么又觉得别扭,只得转身离去,留下那一桌子的空酒罐和沉默的红衣郎。


03.


  自那之后,东方未明好久都没见着红衣的傅剑寒,竟还暗自有点心心念念,最后那个面无表情的侠客与空酒罐总是从心里抹不去。


  他也曾几次路过酒馆,要不是自己有要事在身,就匆匆扫了眼酒馆门口飘着的红旗,偶尔自己有闲时去酒馆里转转,也不见那红衣人影。这感觉说来也真是有趣,有的人不想见的时候上哪都会碰着,想见的时候却怎么都见不到。但你要真直接问东方未明是不是想见傅剑寒,他一定会回答不是,要说有什么,估摸就是不习惯吧。


  “师兄,你说若有一人出现在你面前,自称是你前世的恋人,一次见面就待你掏心掏肺的,你该怎得是好?”东方未明问着谷月轩,感觉到对方的视线心虚地移开了眼。


  “那要看你待那人如何看了。”谷月轩笑着看他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


  “若并不讨厌,也不必太计较这些不是。”


  但回答题却是抛了个更大的疑问给了东方未明。


  过了三两月,傅剑寒又自个儿出现了,倒是不在提什么前生今世,只是自然而然处着。时而一起喝酒,时而一起练剑,过了几时自己与东方未明觉得,他不提,自己也无需多想,这样好好做个兄弟也挺好。


  可能也挺好。


  这样一晃又是两年。


  他记得那日被天意城的人追到了湖边,反手抽出了剑硬是击退了其中两人,却为此硬吃了两下掌风随后挥剑朝那第三人砍去。东方未明心念这本是要玉碎瓦破的事儿,却硬是让从天(树)而降的红衣小子救了场,他顺着东方未明的划空剑锋给补了漏,转眼对面就三三两两全躺着了。


  “未明兄,快跳!”东方未明本还纳闷跳什么,静心一听远处传来错乱的脚步声。


  妈呀你不是来救场的还是来给我引怪的啊!


  他这吐槽还没喊出口就给引怪的傅剑寒拉着一起扑通一声往湖里跃去,憋了口气便从湖底往远处游。东方未明自认水性不差,但也不好和那整日和船鱼作伴的傅剑寒相比,更不要说现在还吃了两掌。他隐隐感到身子在往下沉,拉着自己胳膊的手似乎感到东方未明的疲惫穿过了他的腋下架住他开始往下的身子。稍温的碰触划过冰凉的湖水带着他许久终于浮出水面,努力睁开双眼东方未明才发现不知不觉二人已经不知不觉到了湖的另一侧,正好有树丛挡着看不见对面。


  他几乎感觉不到自己是怎么爬上了岸,新鲜的空气涌入肺中带回了他有点缥缈的意识。迷迷糊糊他听着有人拍着自己的背喊自己的名字。


  “傅兄,咳咳,别拍了,我没事……”东方未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一边努力把肺里的水咳干净。


  面前的人露出了松了口气的表情,两个人就在湖边肩并肩坐着,喘着气。


  “傅兄怎么出现得那么正好?”


  “我若说是巧合,未明兄信吗?”


  东方未明必定不信,他也时常感觉得到有时有人跟在自己身后,却又不出现,时而又自己离去。傅剑寒自然也是知道未明察觉了这点,露着他的酒窝转过头来看着东方未明对湖面沉默的侧颜。两个人此时都是浑身湿透,衣服贴身黏在身上,讲不清谁比谁更狼狈。东方未明平时让他看得最多的一晃一晃的马尾,此时也焉了一般耷拉着,刘海和鬓角都贴在了脸上,还有几搓较长的被他抿在了嘴里。


  当东方未明转头想问小傅要看到何时的时候,便见这他朝自己伸出了手,他竟没有躲开,看着这半截黑手套到了自己眼前,手指轻轻挑过被抿在嘴边的长发别到他的脑后。他有一刻竟然以为傅剑寒会接着抚上他的脸,而微凉的手指却只是擦过脸的脸颊收了回去。


  现在又有点像那日,二人在湖边并肩而坐,静默的气氛在相隔一臂的距离回转,他记着二人总是嬉笑为多,鲜有这样沉默对视,却互相都没有移开视线。最后还是东方未明先低下了头。


  “傅兄。”


  “嗯?”


  “我记得你说我有一世成了武林盟主?”


  “哈哈,可不是,击败一众高手夺得魁首,潇洒得意的很。”只是最后结局被傅剑寒吞肚里去了。


  “若是那样的话,那我觉得傅兄说过的话,但信也无妨。”


  东方未明想着委婉的法子表达自己的意思,却又担心傅剑寒是不是领略不来,下一秒就被人扑倒在了地上。


  “未明兄,我好高兴!好高兴!”


  傅剑寒脸都笑开了,抱着东方未明就在地上打滚。东方未明硬是掰开这个像小狼狗一样扑自己身上的人。


  湖面潾潾光波照着岸边嬉闹的一双人。


04.


  “傅兄,你说若是真找你所说,若我俩今生又不得善终,你要如何?”


  傅剑寒收起了从一开始便要笑裂了的表情,神色里还带点释然。


  “其实也不一定如此,那日听东方兄说着以后也想了很多,一时还不好意思来见你。”


  不知道未明兄有没有因此想我,这调戏的话直接给东方未明一肘子顶了回去。


  “后来想想十来辈子的光阴太长,傅某只想要和未明兄在一起的朝夕就够了。”


  这么厚脸皮的话,也就傅剑寒可以面不改色谈吐自然地说出口了。


  “也是,也许朝夕也就够了。”东方未明不自禁地喃喃道。


    傅剑寒听着这话把手伸向系在腰间的钥匙,稍稍用了点力便扯了下来。


  “那我们只管今生今世。”石质般的白色钥匙在阳光下晃荡,看起来并不像是什么神奇的宝贝。修长的手指夹着钥匙稍稍用力,这白色就被抛入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抛物线。


  扑通一声坠入河里,不见了。


  END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