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轩明】曲终人散时

*送给 @曹不 ,欠了你那么久,不过自己终于写完了,希望你会喜欢……

*同时也送给这月生日的 @某短_深爱着希望  @朗格里格朗  @羊皮四郎 

*非非原著向

*清水到不行


“师弟,你动手吧。我是不会还手的。”男子言道,声音平淡,却是抑扬顿挫咬词分明,如森森利刃直射入面对之人的心口。他面色平静,负手而立,将双手背于身后,门户大开,将胸口直直面于二位师弟之前。

  “师兄!”其中一人厉声正和,隐隐透着一丝声嘶力竭。他牢牢握紧左手刀、右手剑,手上的青筋都隐隐暴起。身旁立着的另一人则微微低头,静静地直立在一旁,因立于阴影之中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良久,那静谧之人突然出声道,

  “够了二师兄,无需多言。既然大师兄心意已决,师弟就给你个痛快。”言罢,身旁短打之人如脱兔忽地一步迈上,翻手一掌直直击打在对方胸口。只见大师兄闷咳一声,一口鲜血自嘴角流出……

  “卡!!!!”

  一声伶俐的女声突兀的刺入对局僵持的场面之中,从旁边蹦上了一个长发披肩的姑娘,穿着简单的白Tee和短裤,将书本卷成一个话筒的模样抓在手里,比在自己的嘴边。台上几个古装打扮的人纷纷扭头看了过来。

  “未明,错了错了,你这时候要神情肃穆决绝,下手残忍果断,你怎么一脸纠结,看着比谷大哥还疼哪?一掌又不是打在你身上!”

  被喊作未明的青年瞬间松下了脸,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苦笑——这才又有了一个大二生该有的青涩模样。

  “你这臭小子!又演错,又演错!这一幕第几次了!”他身旁的二师兄荆棘也是瞬间换了张脸孔,眉头一皱,没了之前的紧张肃穆。明明是与东方未明一样的年纪,却一副前辈的姿态,反倒飞扬跋扈的很,看模样恨不得拿着道具刀柄捶未明的脑袋。

  “好了好了荆棘,这一幕的确是整部剧的难点。”谷月轩擦了擦嘴角的道具血,一边不动声色地护下东方未明,一边从沈湘芸那接过了剧本。手中的小薄本可谓是饱经风霜,翻开可见里面密密麻麻是各式笔记修改,五颜六色的远看仿佛涂改手册。折角折痕比比皆是,真是给翻了个稀烂。在封面的正中筋道的手写楷体写着“侠客风云传”几个大字,随后在其下正正对着的地方写着“谷月轩”,旁边括号打着逍遥剧团几个小字。

  谷月轩站到东方未明的身侧,熟练地将剧本翻到了现在正在表演的那一段,小心翼翼地摊开展示,凑到未明的眼前。

  东方未明有点不好意思,可能不只是有点,是十分不好意思。

  他在初夏的热风下看着汗水从谷月轩的额角顺延流下,听着对方有细细碎碎地向自己梳理起了这一幕的来来去去,感觉自己的面色又点发红发热。

  逍遥剧团已经为这一出侠客风云传潜心排练了近半月,再过两周便是大学的校庆,这也将是东方未明加入剧团以来的首场公开演出。剧本是由团长谷月轩亲手包办一人编写而成,描述的是在一个动乱的江湖之下,师兄弟三人之间的世代情仇。其中登场的三人更是直接用了东方未明,荆棘与谷月轩三人的本名与师兄弟关系,第一男主东方未明在机缘巧合之下被大师兄谷月轩捡入师门,从江湖小虾米到经历江湖险恶,修炼成一代豪杰。可惜在最后他发现自己寻觅多年的杀父之仇竟是谷月轩的父亲,最后心意大变,决心向江湖正道复仇,更是亲手杀死了谷月轩报了杀父之仇。

  而东方未明正是卡在了剧情最高潮的这一幕上。

  他被热辣的阳光晒的有点昏沉,隐隐想着的却是自己刚踏入校园时谷月轩向自己递来宣传单时的模样,一丝不苟的领口钮扣与小心挽起到肘部的白色衬衫。

  谷月轩向自己介绍师兄荆棘时脸上的雀跃苦笑,以及荆棘脸上的不耐烦。

  还有将侠客风云传剧本交到自己手上时难得一见的雀跃与期待。

  “未明。”

  “未明。”

  东方未明拉回自己无头乱转的思绪,正对上谷月轩柔和的目光,心虚不知道自己脸上是啥样的表情。

  “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看上去也累了。”谷月轩恰如其分地拍了拍手。东方未明看着他招呼着还在碎碎念着的荆棘整理道具,边理边甩开自己的上衣,溅了旁边一地的汗滴,若是换了平时未明会冲上去一顿好闹。

  此刻却没有一起跟着折腾的力气,他叹了口沉气。

  

  东方未明是被谷月轩一手拉入的逍遥剧团。逍遥逍遥,这名字听起来有点滑稽,像是二十年前里的武侠周刊里会出现的名号,但是东方未明喜欢。传说这名儿是剧团的顾问老师起的。老师在学校里是艺术系的一把手,真正是痴迷极了武侠,甚至给自己起了个外号无瑕子。这喊的多了也没人记得他本名是啥,上上下下都无瑕子这么喊他。

  痴迷武侠的老学究带出一溜子小痴子,谷月轩与荆棘都无瑕子一路带上来的。东方未明曾坚信荆棘一定是假名,很可能是原名太土,不符合剧团的凛冽豪气才私下取的,(东方未明骄傲地表示自己的名字就很合适)。他便绕着弯子要看荆棘的身份证,不给,就趁对方不注意偷偷看,结果给揪着一顿好打。初见荆棘东方未明就给他一身的腱子肉镇住了脚,要说那是美术系御用的裸体模特,东方未明也信。谷月轩听了边笑边说荆棘是学音乐的,差点跌破东方未明几颗牙。

  荆棘的脾气和名字一样了不得,东方未明没少领教那一身腱子肉的威力,幸亏幸亏,有谷月轩在里头拦着。

  东方未明到现在还能想起自己在校门口初见谷月轩的那一刻。他觉着这人的身边带着一层淡淡的光晕,在30来度的天里,还坚持穿着白衬衫的谷月轩却比旁边穿着背心马甲的人们显得更为清爽自在。

  “这位同学,你对戏剧感兴趣吗?”

  等东方未明反应过来他已经握上了谷月轩的手。

  谷月轩可以算作是无瑕子的关门大弟子。东方未明记得自己见着他最多的地方就是在图书馆。一杯茶,一本书,一坐就是一下午,这画风在闲散的校园里有一股独具一格的诡异。谷月轩长得俊秀,在校园里没少了私心爱慕的姑娘,经常有一些跃跃欲试的姑娘在图书室里试着向他搭讪套进。若是不了解的人,可能会以为让谷月轩流连忘返的不是哲学思辨,就是古书古籍,然而走近了看才会发现全是一些武侠巨著,水浒三国。一来而去传开了,也有些姑娘私下议论谷月轩其实是个难以亲近的怪人。

  但是东方未明喜欢。

  

  此刻他正端着一杯茶,学模学样地坐到了谷月轩的对面,随手拿了一本《社会心理导向》摊在自己的面前。

  “谷大哥。”东方未明轻声喊道。

  “嗯?”

  “我就……我就直说了吧。觉得我不行。”

  “什么不行?”

  “男主,东方未明。”

  “为什么不行?荆棘说了什么?”

  “他啊——没有没有,你看,我NG了那么多次。”

  “是啊,但是我觉得很适合你。”

  “适合吗?”

  “你看,主角叫东方未明。”

  主角是叫东方未明,这也是未明一直最想不通的一件事。为什么是我当主角?为什么这样的一个故事?

  剧本大致是无瑕子打的底,具体的来龙去脉却都是谷月轩亲笔创作的。就算谷月轩未言一字一句,从他的喜形于色和眉飞色舞东方未明都察觉的出来,这是谷月轩的得意之作。

  然而为什么?

  东方未明抬头时便对上谷月轩含笑的双眼,他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随后便看到对方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水笔,眼神在桌面扫了扫,似乎是在寻找除了书本外可以下笔的地方。东方未明干脆伸出自己的手摊在对方面前。谷月轩也没怎么犹豫,一手轻轻捏住他的指尖,莎莎的笔尖在未明的掌心横撇竖捺,痒痒的有点挠心。待未明反应过来谷月轩早就松开了他的手。

  晚八点,XX楼302教室等你。

  谷月轩用盖好笔盖的水笔在写好的字旁敲了两下。东方未明微微眯了眯眼,手指轻轻颤了颤。

  东方未明就傻傻地揉着掌心等到了入夜。

  

  “说说看你自己的想法。”谷月轩开门见山地问道,风尘仆仆地把自己的物件丢去一旁,自己抽了把椅子坐到东方未明的身边。

  东方未明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一点哑,自己仿若在面对的不是自己的师兄而是自己的师长。

  “谷大哥,我有点不明白。”

  “不明白剧本吗?”

  “不是,可能是有点琢磨不透东方未明。”

  谷月轩微微抬了抬头,鼓励未明继续说下去。

  东方未明盈盈碎碎地说起来,自己对剧情的理解,对角色的想法,这样的对话并不是第一次。在刚拿到剧本的时候他就有三人一同琢磨剧本的时候,荆棘在脚往桌面上一搁,一边翻着剧本就一边念,什么我才不会为了个女人背叛师门,改改改!最后翻到剧本又开始嘲笑诶哟谷月轩你竟然死在东方未明的掌下,可惜可惜,怎么不是让我来拍死你,诶未明你小子下的去手吗?。未明一边反击一边赔笑,那笑有一点尴尬的味道,好像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快要被兜出来,只得快几步先把袋子扎扎紧。

  此时此刻有一点不一样,几十平的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他们两人,偶尔会有一些上完晚课的学生由远及近又及远的喧嚣。

  啊,如果二师兄在就好了……

  大部分时间谷月轩都是在听,偶尔会应应未明的腔。他们絮絮叨叨地交流,小心翼翼地表达。东方未明觉得这其实没什么帮助,他不懂,但他也问不出口。他总觉得自己把剧本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个几万次总能明白,并且是靠他自己,但是现在他又觉得自己可能并不了解谷月轩,猜不透,想不明白,为什么安排最后那么一出戏。

  

  “未明。”正在收拾剧本的谷月轩突兀地喊住了未明,

  “其实这男主本是定的荆棘。”

  东方未明忽地停下了脚步。

  “性格不羁,天赋异禀,最后认清自己的身世,抛弃私情,亲手斩去自己的所有情丝,最后成一代霸主,这是无瑕子交给我的大纲。”

  “…………”

  “但写着写着我却对无老师说,还是觉得未明做主角更为合适。”

  “谷大哥……”东方未明觉得自己有一瞬的哽咽,这一句话似乎回答了他心中很多的疑问,却又提出了很多的新的。

  “嗯?”

  “你没想过自己……让自己……谷月轩来当主角吗?”

  谷月轩竟然噗嗤一声笑了,未明忙是转过了头。他很少见着谷月轩落寞伤神,现在才发现他大笑的模样他也很少看到,也许是夜色太朦胧,他竟觉得此刻谷月轩的脸上二者都有。

  好稀奇呀,东方未明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多看两眼还是该说些什么。

  “未明师弟。”

  “大师兄。”东方未明不小心就随了他的口。

  “这个江湖更适合你。”

  二人不知不觉已是离彼此只有咫尺,谷月轩自然地伸出手抚上未明的脑袋,轻轻地揉了揉。那恰如戏里二人互动的一幕,谷月轩在与师弟比试完以后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来鼓励因为屡次战败沮丧的他。

  手心传来的温度竟让东方未明感到内心一阵酸楚。谷月轩对东方未明那么好,未明啊未明你怎么下得了手?

  “加油,东方少侠。”
  

  东方少侠并没有马上离去,他拿上了桌上的剧本,下了一层楼随后绕去了同层的窗台,那个位置很好,真对着大门,恰好能看着谷月轩轻柔的步子走出教学楼,到了快看不见的时候跑出来身材纤细的姑娘,虽然远远的不一定能看清什么,但是东方未明知道是她。两个越来越小的人影停了停,挨近了又离去,然后就看不清了。东方未明往前凑了凑想看看他们挨的有多近,对他这个本来就有点近视的人来说好像没什么意义。他想象她会请求什么,他会回答什么,是答应或是拒绝,然后要一起去哪,或者在哪里分开,这好像比编写一出侠客风云传要来得要简单一点。

  也许我也有当编剧的天赋,东方未明捏了捏自己的耳垂,微微发热。

  他决定去找室友喝一杯,那小子对酒是万万不会拒绝的,既不会像谷月轩一样敬谢不敏,也不会和荆棘一样趁机通宰一番,还一定能把烂醉如泥的自己顺利搬回房。

  

  “起床。”

  “你们这样不太好吧。”

  “起床起床起床。”

  “诶阿棘,等等……”

  东方未明刚想掀被子说吵啥就被一脸盆子冰水从头浇到了脚,炎炎夏日透心凉。可能是睡觉时还有点开着嘴的习惯,这一下去把未明本身嘴里宿醉留下的苦味都给冲了个七七八八。

  “我@#¥%&#……%&#”

  “二师兄!我跟你拼了!”东方未明强睁开眼就看到一头乱毛的人挂着挑衅的笑,掂了掂手里的空脸盆。

  夭寿啊!半张床都湿啦!要是晚上干不了我睡哪啊!

  他也不顾自己的此刻的狼狈形象以及和自己肉搏对阵荆棘的惨痛败绩,像一只淋湿了的小狗一样就朝着荆棘扑过去。小小的宿舍的一阵鸡飞狗跳,四个人都没下脚的地方。

  四个人?

  东方未明这才发现原来谷月轩也在,动作一下僵了,白吃了荆棘一记头槌。

  

  捯饬了半天,三个人一个一根棒冰坐在小卖部的门口,与好不容易架上的被单和床单一起感受烈焰的熏烤。

  “未明和阿棘的关系真好啊。”谷月轩常在他们每一次无伤大雅的争吵后如此总结到。

  荆棘啐了一口又念叨了几句,骂骂咧咧地先跑了,把夹脚拖踩地踢踏响。

  你们关系才好啊,一起长大什么的……未明看着荆棘的背影又开始飘飘然。他觉得剧本里的荆棘也和现实里的不太一样,似乎是现实里的那个更加无谓不羁,却也多了一点稳重。他对戏剧,对武侠,对演出的热爱,甚至更胜于自己。

  荆棘离开逍遥剧团?他很难想象这一幕,不演戏剧的荆棘会去哪?地下摇滚乐团吗?

  “阿棘说不定真的和摇滚乐很搭调呢。”谷月轩说道,东方未明这才发现自己啥时候把心里想的说出了口。

  “咳,谷大哥。”

  “未明,我也不想作为师兄来训你,但是下次不要喝那么醉了。”

  “对不起,大师兄。”未明心里一阵惭愧。

  谷月轩只是转过头来对未明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不知为何未明却觉得这笑容看上去有点勉强。

  “今天的排练就取消了吧,你就自己再看看剧本好了。”

  “谷大哥我……”

  “没事,不差这一天。”

  

  东方未明把自己丢回硬邦邦地木板床上,百般聊赖地去抓床头的剧本。

  幸好剧本没有弄湿,遗世独立地躺在那。

  上面粘着一张室友署名的小纸条,写着差点丢在店里,下次小心。心里感叹那人就是心细,而没有留意到封面微微的不同。他翻开剧本,上面的字字句句他早已烂熟于心,再看一遍又什么意义呢?书页被他翻得哗啦啦的响,他忽地定睛一看,连忙翻到了封面,再又翻回了内页。

  这并不是同一本剧本,内里满满的都是勾勾画画,是谷月轩创作时最初版的底稿。

  东方未明知道自己不该多看,但又控制不住,心痒难耐,干脆从头翻到了尾,把字里行间的每一句心得,每一句批注都看下来。

  夏日的高温把窗外的声音都烤化了,小小的空间里只有吱呀吱呀的风扇声,在一圈圈的转。

  也许一直踌躇不前的人是自己。东方未明把剧本小心翼翼的合上,不让什么液体啥的打湿在上面。

  他感到有点挫败,又带这一点难以言喻的愤怒。毕竟自己对戏剧对故事的喜欢,也并不输于任何人。

  东方未明又小心翼翼地把剧本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不错过任何一道手写的细节,似乎是想把作者下笔时的心情都刻进去。最后他才把剧本放回桌上,又留了张字体托室友给谷月轩还过去。他大字型躺回自己的木板上,晃晃荡荡的想个东方教主,也许离自己也没有那么远。

  

  喧嚣,喧嚣。准备已久的校庆表演终于在雷鸣般的掌声下落幕。最后一个谢幕的东方未明穿着一身不适应的厚重衣服,垂额等待着帷幕彻底落下。终于那些灯光霓彩和掌声欢呼都被隔绝在了幕后。他解脱般地叹了一口气,抹去自己脸上那最后东方教主的孤戾之气,身体还在因为激动微微颤抖。

   他暗自捏了捏拳,随后开始转身往后台走去,大部分的演员,特别是谢幕早的,都已去后台卸妆休息,一路上有向他称赞的,打招呼的,问候的,他一一回以道谢,却未作停留。

  “不错啊,小子。”戏装脱到一半的荆棘看到走来的未明也拍拍他的肩,这实在太难得,未明笑着和他击了个掌,又急急继续自己的步伐。

  他将自己的假发和过于沉重的外衣留在化妆间,一侧的紧急出口虚掩着,东方未明推门而出,热浪席卷而来,还有自己正在寻找的人。谷月轩不知何时已经换好了常服,真坐在后门的边椅上。听到动静的他转过身来,似乎对东方未明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他直直站起身,正要开口祝贺却被东方未明直接扑了个满怀。

  东方未明抱的很用力,好像是要把自己五脏六腑里的劲道都给了出去,没一会儿又泄了劲一般松了力道。及时自己已经汗流浃背,透过层层布料还是会有温度传递过来。东方未明能感觉到谷月轩僵了一下然后搭上自己的肩膀。

  带着一点狡猾的奢望,东方未明还是保持着拥抱的姿态,像是邀功的孩子。

  “谷大哥,我演的好吗?”明知故问。

  “演的很好。”

  未明比谷月轩来的稍矮一些,闷在他的脖颈处哼哼地笑道。

  “谷大哥。”

  “嗯?”

  “下次换我来写剧本吧,让谷月轩当主角。”

  “那么稀罕,未明还想挑战剧本吗?”

  “那当然。”

  如果谷月轩能看到未明现在脸上的表情,也会被上面洋溢的自得与喜悦所惊讶吧。

  “我可是全才。”


  ===================

  

  “师弟。”

  “未明师弟,该回去了。”

  “啊知道了,大师兄。”

 


         END
  
  


评论(1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