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逻辑死一小时限定生贺。哎硬赶了出来,别嘲笑我了,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AsakiMio 宝贝我真的爱你!给你的叶蓝!生日快乐!


蓝河抬手看了看手上的手表,这个动作在短短的三十分钟里,已经重复了起码十五次,然而他可能还会继续重复这个动作。


“小同志,别看了,你这眼珠子都要粘你手腕上了。”身前传来一阵慵懒的声音,听上去带着一点因为长年吸烟而特有的沙哑。


蓝河恨不得一脚飞去把身旁的人踹飞。他的确是这么做了,结果只是轻轻踢在一块木板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咕咚声。


接着就是身旁就是一阵闷笑。


“我说小同志,你能不能松松你手上的力道,捏的我有点疼。”


蓝河下意识松了松手,马上又警觉地加重了力道。


“……你别想趁机溜走……”蓝河小声说到。


“我倒不是很介意被你这么一直牵着,不过这个姿势不是很好点烟啊。”


“你点烟干什么?”蓝河问道。


“烟瘾犯了。”


“办公室禁烟!”蓝河感觉自己的脾气又要刹不住了。


他狠狠加紧了手上的力,听到对面闷哼一声。


此时两个人在黑暗中正隔着一张桌子双手紧紧相握,只有蓝河的电子手表上偶尔闪现的微弱的亮光,仿佛一场无言的角逐。


回想起怎么会成这样诡异的局面,蓝河简直哭笑不得。


下午时分,春意老让他整理一下公会现有的几个第十区小号上交到他那里,说是喻队那来了客人,这些小号有需求。刚通宵带了一整夜团的蓝团长迷迷糊糊整理了一把交了上去,一回到家就扑倒睡了个把小时。


再醒来时已是深夜。蓝河醒来后照旧想登陆荣耀,翻遍了全身才发现了一个惊悚的事实——


绝色的账号卡不见了。


蓝河开始从头开始思考自己白天做过的事情,他记着自己把绝色踹在自己口袋的内层,只有在中午的时候拿出来登陆扫过一眼,随后——


蓝河感觉自己开始满头冷汗。自己很有可能把绝色夹在了一把小号当中,交到了春意老的手上。


从幻想绝色被发现,自己替兴欣打工败露造成的后果到决定摸进办公室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蓝河难得一个杀伐果断,决定怎么都得在春意老试用前把绝色的账号卡给摸回来。


他记着后门一个平时不落锁的暗门,偷摸摸一路摸进了办公室。小心翼翼地转开门把手,像一只小狐狸一般轻手轻脚蹭了进去。


凭着记忆他匍匐到春意老的桌前,背贴着桌前,蹭着桌面伸出了手。他记得账号卡当时似乎是交到桌的右上侧,便直接先指向那处作为目标。


按到的却是一只温暖的物体,摸上去还有点滑,顺着感触才发现那原来是一只骨节分明,手指纤细的手。


一只手?!


蓝河还未反应过来,便听着极近一处一声哼响,听着似乎是一个男人的由梦专醒。这发展太过于出人意表,蓝河感觉脑子里就是闷的一炸,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一把紧握住了对方。


“你是什么人!小偷吗!”他听到自己沉着声音喊道。


“……什么?小偷?”那个男人反应了半天,才慢悠悠回应到。一边回应一边试着抽回自己的手,才发现被蓝河握得死紧。


也许是紧张过了头,蓝河自己都察觉不着自己用了多大的力道。


“深更半夜一人抹黑在办公室,你不是小偷是什么。”


蓝河硬是逼着自己照着话头说下去。


瞬时陷入一阵难言的沉默。


“你怎么不知道我是这儿的员工。”男人淡然地问道。


“我才是这里的员工!根本没听过你!”


“哦……所以你是蓝溪阁的员工……”


“……你!”蓝河这才惊觉自己给套了话,想收回去却也是太迟了。


“咳……其实是这样,我是过来做客,在办公室里想借电脑玩一会儿游戏,后来困了就想就地睡一会儿,哪知道就这么给睡过了,然后就给你给……叫醒了。”


这话说的谁信啊?!当蓝溪阁的巡查是吃干饭的吗?!


“我也觉得,你们蓝溪阁的管理怎么当的,我一个大活人还在里面睡觉呢怎么就知道关门锁门了。”这人反倒一本正经地教训了一句。


虽然听着不爽,蓝河现在内心里也把保安拎出来抽打了一遍。


“要不这样,我们开个灯?叫个人?”男人的提议还没说完,蓝河赶紧一声不行,震着对面一阵沉默。


“谁知道你是不是想趁机开溜,我是不会放手的。”


就这样,他们保持了一桌相隔,两手相握的姿势,保持了三十分钟。


“你不会想保持这个姿势保持到天亮吧?”微哑的嗓音说道。


这话直直问到蓝河心坎里。


他的确不能,抓着对方的手,咬死对方是小偷,这都是他一时冲动之举。


若对方说的话是真的,那真是委屈的可以,不仅不小心在办公室里睡着了,还硬被自己扣了一口小偷的锅。


蓝河开始代入幻想,觉得自己心都软了,还没来由的有几分愧疚。虽然黑暗中他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直觉对对方就是有一股没来由信任,兴许是那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耳熟。


“……你的不是小偷?”


“对啊。“


“真的只是在办公室里睡着了?”


“句句属实。”


蓝河内心打了个咕咚,轻轻叹了一口气。


“好……我现在就松手……“说着他便松开手上的禁锢,他感觉温润的手腕接着是稍润的手感从掌心中滑过,他暗念这双手一定生得很好看。接着下一秒,那双手竟然一个反握,将蓝河的手牢牢地牵了个满怀。


“呵呵,你现在想走了?”这下改成了蓝河的手被人一把握住,“那可不行,你现在不怀疑我了,但我怀疑你啊。”


“你怀疑我是小偷?”蓝河的声音有点忍不住要拔高,他试了试用力扭了扭自己的手,哪想这疑似宅男手劲大的惊人,他竟丝毫挣脱不开。


感受到蓝河的抵抗,对面的人也加大了自己的手劲,此时二人手掌紧紧相握,掌心与掌心相粘,蓝河觉得自己的手掌都被蹭出了黏糊的手汗。


”你看,你半夜黑灯瞎火摸进房间,还自称是蓝溪阁的公会员工,谁知道是真是假,不能你说啥我都信吧?说不定你就是中草堂摸进来偷资料的呢。“


“中草堂?!”


蓝河有点心虚,手指轻微抖了抖。这点小小的动摇似乎并没有被对面的人错过。


“怎么有你这样的人贼喊捉贼,你快赶紧放开。”蓝河的声音有点急。


那人又是一声闷笑。


“首先,我不是贼。其次,你自己的嫌疑也很大啊。”


“我保证,你放手,我不会跑。”你一放,我肯定马上跑。


“就我这宅男的体力,你要真跑了,我也追不上你啊。”


“不过既然你我都证明不了自己。”


蓝河感觉手上的放缓,接着就被人挠了一把掌心,让他一下从头到脚打了个机灵。等他反应过来想趁机用力,那人却又早一步把蓝河捏在手里。


“我看我们不如就保持这个姿势,等着第二天天亮吧。”


谁要和一个男人牵手牵到天亮!


蓝河觉得自己仿佛被人白吃了一把豆腐,但想想哪有男人吃男人手豆腐的事,让笔言飞听着起码嘲笑自己个把礼拜。他已经不知道被发现和一个男人握了一晚的手,和被发现在兴欣当保姆哪个来的更丢人。


不过眼下看来是双倍快感双倍享受。


他又看了眼手表,电子时钟显示已经快11点58分,按照蓝溪阁12点巡查的惯例,没多久怕是保安就真要来了。


真的不能再等了!


蓝河深呼吸了两口,感觉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他猛地一个用力将对方的手拉到自己嘴前,可以听到对方扑腾到桌上发出的闷哼声,接着就一口咬在那只与自己纠缠一时的手上。他本是下了狠心去咬的,唇齿碰到手的瞬间却不自觉放轻了力道,却也足够让对面那人发出一声吃痛的叫声,手上的力道也瞬间松了下去。


蓝河并没有错过这个机会,马上抽回自己被捏出手汗的手,一抽开身便顺着记忆抹黑到门口,打开门一路往后门奔去,也不顾什么保安,什么记录,什么可疑的小偷。


右手的黏糊感与余温一直伴他跑回了家,等到他躺在自己床上时都久久未回过神来,迷迷糊糊的睡梦中仿佛都有一人一直握着自己的右手。


这一觉睡得真是糟透了。


第二天,待蓝河醒来发现早过了上班的点。顶着一颗惶恐不安的心回到了办公室,他直接跑去找春意老旁敲侧击,意外又惊喜地发现大春并没有摸着什么叫绝色的小号账号卡。


他心中暗暗念道一个可能,轻轻捏了捏自己的右手。


“对了蓝河,”春意老突然喊道,“喻队叫你去一下办公室,好像是客人要走了麻烦你去送一下。“


蓝河嗯了一声,想着什么客人还非得送到门口不可,听着怪像什么瘟神。只见一个陌生的男人正抱胸依靠在门前,上下打量着自己,试探的眼神让自己没来由的毛糙。


“你好,是喻队的客人吗?喻队让我送送你。”蓝河笑着对对方伸出了手,表示自己的友好。


他看着对方也对自己露出了笑容,却仿佛有几分意有所指。当手与手相触的一瞬他惊讶地低下了头,看到对方手上淡淡牙印时的讶异表情一点不差地落入对方的眼中。


“那就有劳你了,半夜偷吃的小保姆。”


那个笑得放肆地男人一边握紧,一边掏出了一张账号卡,塞入蓝河的裤子口袋中。



评论(1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