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侠风】当侠风未明遭遇武林小任

对。。这是我的马甲。。呜呜呜

太麻烦了:

 @曹不 和 @默了个嘿嘿 合作完成的小剧本wwwww


武林任剑南:高冷的富二代,眼高于顶,恃才傲物,有一帮狐朋狗友作跟班


2与3出门办事遭遇傲慢武林任恶整了一顿傲慢的武林任的故事。不能接受此设定者注意防雷。



东方未明:啊~~~总算把师父交代的事办完了!!


荆棘:哼。


未明:二师兄,回谷前找个地方吃饭怎么样?我都要饿死了。


荆棘:就知道吃,办这么点事就喊饿?你倒是有点出息啊。


未明:…………那不然你说去哪啊?


荆棘:找个地方吃饭去。老子饿死了。


未明:这不是一样吗!!


荆棘:废话少说,去不去吃?


未明:呜……去……(就知道欺负我,哼)





(来到客栈内)

(如归客栈熙熙攘攘)


店小二:“两位客观真是不巧!今儿恰逢大喜,一楼的位置大半都给王员外给包啦,二楼的几桌也都坐满了。”


东方未明:啊,这么不巧?


荆棘:啧,换别家!


未明:可是这里的菜远近驰名呢,来都来了……好歹上去看看吧?


荆棘:……


两人上二楼一看。


未明:果然还有桌子没坐满的……咦?!这是……


荆棘:啧,黑风寨的人居然也占了一桌。打翻他们不就有位子了。


未明:二二二师兄,师父吩咐我们不要节外生枝的,我们这次出来也不是为了对付黑风寨啊……诶二师兄你看!黑风寨旁边的那一桌!


荆棘:什么啊,那不是铸剑山庄的任剑南与天剑门的西门峰。


未明:师兄,要不我们去和他们拼个桌?


荆棘:……随便。


未明:任兄,西门兄!


任剑南:……原来是荆少侠和东方少侠。幸会。


西门峰:这不是逍遥谷的荆棘和东方未明吗?有什么事别打搅我们吃饭啊。


未明:今日恰好客栈满员,我见这桌还有两个余位。大家武林同道,借地拼个桌两位可不介意吧?


荆棘已经自顾自坐下。


西门峰:“你!”


东方未明:啊哈哈……两位,我们也就吃个便饭,不会打搅太久。


荆棘:啐,又不是占你的地儿。


任剑南:两位坐都坐下了,再问有何意义。也罢,我等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


(旁边桌黑风寨诸人举杯碰撞,高声喧哗之声传来)


任剑南:哼,大声喧哗,毫无教养。


未明:(任公子看上去不太好相处啊。好像还是西门峰商仲仁他们的头儿。)


未明:(……真是个公子哥。吃完这顿赶紧走吧。)


店小二:来~喽~~~任公子您点的菜~~~鲜百合竹笙酿豆腐~~~鸡汁猴头菇~~~雪耳百合汤~~~银湖雪蛤~~~~


未明(惊呆):这、你们的菜这么名贵啊?


任剑南:不敢。这些不过是家常菜罢了。


未明:……(这是在变相显摆么。果然是个公子哥……)


任剑南(无视二人):西门兄。这顿饭是为了答谢你上次寄来的古画,聊表谢意。


西门峰:哈哈哈,任兄喜欢就不枉我高价买下了!


任剑南:(缓缓展开手中的画)从这较细密的单丝织法来看,这是晚周的古画。


未明(两眼放光):任兄,不知可否借来一观?


任剑南:这不是人人可碰得的,东方兄还是死了这心吧。


西门峰:就是,不懂装懂,小心出丑。


未明:呜……可恶的公子哥!少瞧不起人!


荆棘(沉下脸):不就是一幅画么,搞什么。


任剑南:只是一幅画而已?果然是荆兄的风格。


荆棘:……你什么意思?


未明:哇,二师兄脸都黑了……


任剑南:在下的意思不过是,荆兄在鉴赏古画方面,似乎并未得到无瑕道人真传,莫要强行评价的好。


未明:(三,二,一……)


荆棘:……我就是讨厌这些玩物丧志百无一用的东西又如何!!

(握住桌上的茶杯,将杯中热茶泼了过去)


东方未明:(果然……)


任剑南:你们!!


西门峰:哇,溅着我了!可恶,想打架我奉陪!!

(西门峰抓起筷筒里一把筷子投掷了过去)


荆棘挡开,未明偏头急避,还是被擦了一道。


未明:痛痛痛……扔筷子用什么内劲啊!


荆棘(扶额):你别这么没用啊……


(大把的筷子直接砸中了身后的黑风寨诸人。)


焦小:“大哥!”


焦大:“诶哟!哪个不长眼的羊羔崽子敢朝爷我乱扔筷子。有胆就给我站出来!”


未明:(果然还是该让公子哥和跟班受点教训啊!)


未明(蹭地站起身):“就是我们任公子干的!”


未明:“任公子说了,看不惯你们这帮粗人,吃个饭还这等大声喧哗,真是毫无教养。用饭的雅兴都给你们败尽了!任公子,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任剑南:“东方未明你!休得胡说!”


东方未明:“好任公子,你可要好好教训教训那几个粗人不可。”


焦大:“我管你什么任不任公子,我们倒要看看是谁教训谁。”


西门峰:“什么玩意儿!”


(焦小飞来一茶杯砸落在任剑南面前,人也扑了过来,任剑南只有拔剑。任剑南一出手西门峰也只有跟着上,两人同黑风寨诸人战作一团,客栈大乱,桌椅碗筷锅碗瓢盆,也不知道砸坏了多少)


店小二:“诶哟客官!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啊!”


荆棘:“啐。师弟,吃饱了没有。”


东方未明:“吃饱了吃饱了,师父还等着我们回去复命呢。店小二!”


店小二:“诶这位客官,你看着……”


东方未明:“莫担心,这是大名鼎鼎铸剑山庄的任剑南任公子,待他们尽兴,这些砸坏的锅碗瓢盆定会照价赔偿。若不赔,将账册寄去铸剑山庄,任庄主必然不能视而不见。”


东方未明:“啊对了,我们的饭钱也记在这公子哥的账上。”


(东方未明转身又拿起只碗往人群那砸去。)


荆棘:“哼,要不是赶时间我也想和他们一起玩玩。”


东方未明:“哈哈,师兄再不回去师父可要怪不是了。”


东方未明:(嘿嘿,这下真是解气。)


(回到逍遥谷。)


 无瑕子:棘儿!未明儿!你们两个又出去闯祸!


 荆棘:诶哟!


 东方未明:诶哟!


 无瑕子:铸剑山庄的少主都告到头上来啦!你们两个挑拨离间还赖账,怎么做出这种事来!


 东方未明:哎,好痛……虽然早就知道,现在更知道了……我果然最不喜欢公子哥了!


评论(4)

热度(40)

  1. 黑了个黑黑太麻烦了 转载了此文字
    对。。这是我的马甲。。呜呜呜
  2. 曹不太麻烦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