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燕明】山路十八弯(上)

*定点投喂 @小白豆浆 

*手残纯肉,纯糖无杂质

*天地雨露(ABO)

------------------------------

 1.


  东方未明踉跄了两步,最终无力地靠着凹凸不平的岩石边,慢慢软下自己的身子,脸上又泛起了磨人的绯红。为了忍住体内又开始汹涌的春潮,东方未明只得一边运功调息一边捏紧自己的拳头。


  “燕兄……”最终无力的呻吟从咬紧的牙缝里挤了出来,一直被背对着东方未明的人似乎是听到了这声呼唤,转身踱步到东方未明的面前俯下身子。当东方未明抬起头时迎上的便是一双清明平淡的双眸,沉稳的目光如同一道清泉注入自己此刻已经混乱不堪的心神里。


  这对双眸的主人覆上了他的唇,东方未明迫不及待地张开自己的嘴,将清雅的檀香与冰凉的唇舌一起卷入自己口中。他贪婪地吸吮着对方口中的津液,直到冰凉的碰触和浓郁气味慢慢平定了自己体内的骚动。


  “唔……燕兄,我可以了。”感觉四肢又恢复自己控制的东方未明推了推燕宇压向自己的肩头,像他示意自己已经熬过了这一段春潮。二人的唇舌这才慢慢分开,牵连出了一段暧昧的银丝。


  东方未明看着燕宇自然地伸出舌头舔去他自己嘴角的唾液,一下因另外一个理由羞红了脸。对方的目光还是那么平淡清透,保持着那面无表情的姿态,仿佛刚刚只是喂东方未明喝了杯水一般自然。这对比反倒让恢复神智的东方未明觉得更是万分窘迫。


  “咳,真是又麻烦燕兄了。”不敢与燕宇对视,东方未明撇开了脸,抬手抹了抹自己微肿的双唇。


  “无妨,赶路要紧。”话语里听不出一丝波澜,声音的主人还体贴地伸出手来搀扶了未明一把,让他站起了身子。


  2.


    二人此行一起赶路是巧合。东方未明奉了无瑕子之令前去青城山代表逍遥谷为青霞子祝寿,正巧途径成都驿站歇息之时遇到了下山买茶的青城派大弟子燕宇。二人本就是书信来往有之,交情虽算不上是生死之交,但也算是莫逆。正巧此番二人目的地一致,都是要去青城,便相约同行。


  燕宇为人淡寡,不拘言笑,倒是在碰上剑时意外侃侃而谈。东方未明淡笑,心念原来燕宇也有热情的一面,暗自记在了心上。这一路二人也是聊起了江湖名剑,东方未明之前有耳闻,成都以北深山处有一废弃的剑庐,若是绕道过去一看,花不了多少时日。他谈着谈着兴致高涨起来,竟脱口而出一同绕路前往,而燕宇竟也点头答应了。


  结果就落下了二人卡在半山腰,不上不下。好巧不巧,还正好赶上了东方未明的汛期。


  “燕兄,这次都是因为在下任性,拖得你和我一起去找什么剑庐,害得我们二人一同困在这路上。”东方未明惭愧地向燕宇道歉道。


  “没事,也是燕某自己的意思。”燕宇答道。


  什么叫自己的意思?是指去找剑庐还是和我困在这儿?东方未明有点哭笑不得,看着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也不知对方是在安慰自己还是憋着一肚子气。好在现在时日尚早,抓紧时间摸索着爬下山,也并不会错过青霞子的寿宴。


  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因一路催动轻功赶路,东方未明的汛期竟整整提前了小半个月,刚到了半山腰,就开始面色涨红,口干舌燥,心脏也控制不住地剧烈跳动起来。


  荒郊野岭,孤零零的天君和雨露客,燕兄可千万不要认为我是故意的啊。


  东方未明连忙伸入衣襟内去找随身带着的药罐子,哪知一个手抖,竟把整个药瓶子都滑了出去。东方未明就眼巴巴地看着瓶子在下次的悬崖滚了两圈,停在了一只树杈上。再回过头来,只见燕宇正看着趴在地上姿势狼狈的东方未明,又看了看远方的药瓶子,这距离怕是二人的轻功都过不去。


  “……”东方未明眼巴巴地望着燕宇,感觉说啥都不是。


  “若是绕过那处树桩,从另一边过去,说不定能够着。”燕宇半晌悠悠开口道,似乎对东方未明身上开始弥漫的甜腻气味熟视无睹。


  妈呀!不亏是燕兄,果然是可靠。自己啥都不用说,燕兄就懂了自己的意思。东方未明没出息地抹了把脸,差点都快忘了自个儿再不上药没多久就要开始发情了,怕到时别说是身边跟着个天君,哪怕是跟着个雨露自己都是要忍不住。只是眼下……


  “东方兄,你还起得了身吗?”


  东方未明只是红着眼看着燕宇继续只字不语。不是不想起,是真的起不来。


  最后还是燕宇嘴对嘴帮着住缓下了一时的春潮。


  3.


  从此处绕过残檐断壁,差不多是半日的路程,一路东方未明又发情了几次,只得亲亲弄弄了好几个来回。一开始未明还觉得别扭的很,但是看着燕宇正人君子的姿态,自己那点心思都不好意思提了。如此说来,要不是与他相触时燕宇身上浓郁的檀香牵回自己的神智,他都要腹诽燕宇是不是个地君。


  二人终于是绕到了树冠前,东方未明刚踏前一步,竟被一手持剑拦在胸前。


  “燕兄?”他歪过头来看着剑的主人。


  “东方兄若是身体不适,我来亦可。”燕宇念道。


  燕兄真是太体贴了!未明心里一阵暖意,这暖意里又参合进了几分愧疚。若不是他拖着燕宇去找什么剑庐,哪会迷路在半山。若不是自己汛期提前,哪会需要找什么药。若不是自己弄掉了药瓶子,哪会需要被自己当药啃了一路……


  未明又抹了把脸,都这样了绝对不能再给燕宇添乱子。


  “燕兄,让我自己来就好,可不能再给你添麻烦了。”东方未明看着燕宇的神情似乎多了点不放心,又肯定地说道:“我现在好得好,你放心便是,这点路你都不让我来,也太小看我了吧。”说完还轻笑两声。燕宇多看了两眼,方才后退了一步。


  东方未明这才小心翼翼地跃上树冠,药罐子就在眼前触手可及之处,只要拿着到手里他心也可算是定了。他正要伸出双手,此时一阵狂风刮过,条件反射他举起手来回过了头,正巧注视到崖边的人。


  此时燕宇正负剑站在上风处,高山的清风吹过他的鬓角,还混着两片飞叶,落在他的青丝之上。低垂的斜阳打在他硬朗地五官之上,薄唇紧闭,似乎看着自己眉头轻锁。东方未明感到一瞬的恍惚,微微眯起双眼,仿佛被罩在这片斜阳中。


  再回过头时,小瓶子已经没了踪影,随后便是轻轻一声破碎声,从下方的山谷中和着风声隐约传来。


-------------

*来自知名不具的迷妹A的迷之配图




QAQ我会尽快写完的。


评论(1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