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荆明】惊喵记(下)END

* 25点的情人节贺文……

* 我终于踩着春节的尾巴交货啦!大家虐狗节快乐呀。

* 写得仓促,大家多担待。


  当晚东方盟主亲自下厨,从杜康村弄来了两条上等的虹鱼,一条姜爆,一条清蒸,全进贡给“心灵受到创伤”的喵爷……才怪。小棘这猫也是奇怪,虽说是爱吃鱼,却比起生的更爱吃熟的。东方未明自己算不着有多少次自己刚做好的香煎黄鲤刚往餐桌上一摆,回头已经给这花猫消灭了大半,折腾了几次抢不过干脆直接不烧鱼了,省得熟鱼吃多了吃坏了猫身。


  然而要勾这气猫出来还是得用这鱼香,东方未明这厨艺冠军级别的手艺,大半天都不愿现身的小棘闻着这鱼味还是甩着小尾巴跑了回来。未明火速拿出两条早准备的鲜鱼,把两盆熟菜摆上够不到的地方。小棘眯着金瞳不满地叫了一声,看着两条在水里扭着尾巴的鲜鱼,还是伸出了爪子。两条被光速剔骨下肉,转瞬就成了两根鱼骨头。


  饱餐一顿的小棘趴在地上,前爪往前伸着,屁股撅得老高,伸了个心满意足的懒腰。东方未明笑着看他舔着自己爪子的姿态,朝着小棘的肚皮伸出了手。花猫却是瞬时一个挺身,对着未明咧嘴撕拉一声,满满都是拒绝。


  “喵爷莫见怪,是小的失言,再也不敢乱打喵爷蛋蛋的主意了。喵爷吃了这两条鱼,就原谅小的吧?”武林盟主对着这猫开始装起了孙子。


  这猫坐起身子来扭了扭脑袋,似乎对未明的怂样颇为满意,轻轻跃至东方未明的肩头,停留不足一秒,又翻身一跃,跑出了厨房。毛茸茸的尾巴划过未明的脸,轻轻的瘙痒感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暖意。


  “小少爷和小棘的感情真是好啊。”老胡看着在厨房洗着锅盘的小少爷不禁感慨到。未明听着心里真是哭笑不得,这猫的心里创伤是用两条鱼给抚慰了,自个儿的身理创伤谁来抚慰啊!


  隔日便是除夕,逍遥谷照旧做了一大桌的美食,东方未明更是亲自下厨,把师兄师父老胡的心头好都给弄上,最后也不忘给小棘多买了条鲜鱼,一直趴窗口的小监工满意地喵呜了一声。


  到了晚餐十分,无瑕子照旧开始了一年一度的祝词。


  每年的都是那么的相似,东方未明想道,但是却有什么关键性的不一样。


  他侧眼看向身边空出一人的位席,不知那个到处乱跑的人除夕之夜又会是在哪里。再抬起眼时恰巧与谷月轩对上了眼,温柔的目光里似乎看透了他那一瞬的心思。东方未明只得捂着脸露出一抹不好意思的笑,低下头开始继续趴自己碗里的饭。


  “棘儿也是,有什么事留不得回谷再说,这一跑就是两三年,音讯全无,像什么样子。”无瑕子恰如其分提起那个名字,东方未明差点把米都呛进气管里。本是蹲在角落里的小棘也一下挺直了腰板子。


  “咳咳!咳咳……”


  谷月轩一边给未明顺气倒水,一边开腔“师父,阿棘也是一时想不开,说不定过着两年自己也就回来了。”


  “咳咳……是啊师父,二师兄就是那个倔脾气,你可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要是徒儿哪次在外面撞着他了肯定把他揪回谷好好给师父你赔罪。”


  “行了行了,为师只是……”无瑕子欣慰地看着两个徒弟拼了心思为荆棘开脱的样子,“想着再见见他。”


  本就不算热闹的餐桌骤然被笼罩在静谧之中,月光透着门窗撒入屋中打在餐桌上。一声突兀的喵叫声打破了刹那的沉默,小棘踩着软软的肉垫走到了无瑕子身边,这一向不亲近他人的小霸主轻轻跃入无瑕子的怀中,小坐了片刻又在众人的注视下跃上了餐桌,缓缓一路走到那空着的位置前蜷起身子,又恢复了平时那副拒人以千里的姿态,埋着脑袋无视众人的目光。


  “哈哈哈哈!”无瑕子大笑出了声,东方未明心惊胆战地看着师父一边笑一边在猫背上摸了一把,小棘竟是出奇地顺从,只是甩了甩尾巴。“不错啊,那这荆棘浪费的份就都给小棘吃了。诶咱未明儿那么好的手艺他享受不到,是他的损失。”


  “师父说的是,就算以后二师兄跑回来求着我烧我都不给他烧。诶师父啊,干脆你把二师兄那份红包一起给我得了,哈哈哈哈。”东方未明也想趁机去揉揉花猫的脑袋,结果手刚伸到他脑袋前就给狠狠地咬在手指上。


  “啊呀!”


  “啊小棘别咬!”


  “你这蠢猫!我就不信我治不了……啊呀别挠别挠,啊我的肉啊!”


  “喵呜……!”


  “喵爷我错了!”


  整洁的餐桌一下成了这一人一猫的小战场,好一阵鸡飞狗跳,最后还是以武林盟主被花猫骑在脑袋上抓散了马尾败下阵来。


  逍遥谷今年的年夜饭格外热闹,东方未明也是兴子来了,掏出了私藏的两缸杜康,吆喝着大家一起干下去。师父只是小酌,谷月轩和老胡陪着东方未明干了三四碗,这两大缸子酒大多还是东方未明自己灌下的,到最后酒量普普的东方未盟主已经开始天旋地转,一脚踩着椅子板,一手勾过小棘的脖子,就开始发起酒疯来。


  “来!阿花!师兄不陪我喝,你陪我一起喝两杯!”未明大着舌头要扯花猫喝酒,连猫名都给喊错了。只见他手上揪着猫脖子,就要把猫脑袋往酒碗里按。小棘使出了浑身的劲儿左扭右闪,却仍扯不过兽性大发的东方盟主,沾了酒的猫胡须左右乱甩,酒滴溅得四处都是。


  “喵喵喵喵喵!”


  “未明师弟,你快放手,这不是阿花是小棘啊,而且猫不能喝酒!”谷月轩干脆从背后两只手架住东方未明的胳膊,使劲抱住他的身子不让他乱甩。


  “……对哦,小棘是猫来着。”东方未明一下卸了力,小棘趁机逃出盟主的魔爪,嗷呜嘶叫着窜没影了。


  “师弟,师弟。”谷月轩边说边拍了拍东方未明的脸,这家伙还摇头晃脑,满是醉态,嘴里还在念念有词。


  “是猫儿,不是……二师……”


  一盆凉水把东方未明从头浇到了脚,谷月轩抬头便看到炸毛的花猫把柜顶上的水桶给踢翻,里面养着的鱼和恰巧全翻在了醉鬼的身上,扑通的鱼尾巴在未明肩头啪嗒啪嗒拍着他的脸。


  哦……是在吃年夜饭啊……稍稍酒醒了点的未明眨了眨眼,抬头正好看着小棘冷着一张猫脸,把已经翻空的木桶顶翻到自己头上。


  


  一翻糊弄打闹,东方未明一身酒气也醒了四五成,虽然脑袋还是昏昏沉沉,走不了直线,但是起码知道了自己是谁,自己在哪。


  “愿我如星~~君如月~”


  “夜夜流光~~~~~相皎洁~~” 


  甩着湿哒哒的衣袖,唠叨着不明所以的诗句,东方未明边念着边紧了紧怀里的猫,弯弯曲曲扭着腰扭回了自己的屋。


  “小棘。”未明侧过身,胡乱扯下自己湿漉漉的外衣便倒在床上。明明是个半醉的人,此刻的眼神却是分外清明,兴许是被这双眼里的柔软给留住了,被丢在床上的小棘本想跳上窗台,转了一圈还是留在了原地。


  东方未明用指腹轻轻挑弄着猫的下巴,笑着看到小棘眯了眯眼。


  “我好久没见着师父那么笑了,好久……”


  “若来年除夕,那人能回来,师父师兄……大家一定会更乐呵……”


  “……我也……”


  最后的几个都给这昏沉的醉鬼吞进了肚里,花猫不满地喵呜了一声咬了咬脑袋前的手指,那陷入沉默中的人却哼也不哼一声,没了反应。


  小花猫就这样瞧着这醉鬼半晌,他低头舔了舔手指上自己留下的牙印,将自己毛茸茸的身子蜷入熟未明怀中。兴许是感觉到这毛茸茸的热源,熟睡的未明一边轻轻嗯了一声一边紧了紧自己的怀抱。


  这一觉前所未有的安稳,一夜无梦到天明。伴着喧嚣的鸡鸣,东方未明睁开惺忪的双眼,难以置信地发现自己被一双健壮的手臂按在怀里,脑袋埋在温热而又结实的胸口。


  一夜宿醉,脑袋里感觉嘎吱作响,东方未明懵逼着支起自己的身子,大张着嘴看清了抱着自己的人,竟然还是未着片屡。


  “二二二……二师兄!”


  “……吵什么!”床上的人不耐烦地念叨了一句,愣了半晌突然蹭一下坐起了身子,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看了看东方未明又看了看自己。


  今天的逍遥谷又是鸡飞狗跳,然而猫儿却不叫了。


  END


  


  接下来是二师兄视角:


  喵?


  喵!


  喵喵喵!!


  “诶叫你小棘好不好?”


  喵喵喵!


  “……阉……”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喵爷诶~~~~”


  喵~


  “……喝一杯!”


  喵!!!!


  “小棘……”


  喵呜……



评论(2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