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沉于寂静(逍遥三侠?)

*血源PARO

*隐三角,主荆棘视角

*很久以前写的,短,贴出来玩

----------------------------------------

oh good hunter, great hunter.

红月下的都市,时间已经凝固。
少女的精致的面容毫无血色与表情,美得残忍。
猎人荆棘站起了身,从少女的身边走过。远处的钟声响起,都市又将陷入疯狂。
或许这才是世界该有样子。
“我走了。” 寂静的房中叹息回荡,没有任何人回应。在这个世界还有比孤独来得更自然的事吗?

太近了。
条件反射下荆棘抬起左手挡下狼人的咬合,毒牙击穿了护腕刺进了肌肉之中。趁着左手还未失去知觉,荆棘咬牙硬是将自己的左手手腕连着狼人向墙上甩去,右手顺势朝着狼人的头部一记重拳。
空气中的腐臭越来越重,混上新鲜的血腥味,催化着这场厮杀。感觉自己的左手已经失去了握住兵器的力气,毒已经在快速从伤口侵蚀入自己的神经,荆棘解下背后的霰弹枪,单手持枪抵着自己的身体对抗后坐力,对着最后的狼人将子弹都喂入他的体中。狼人的血肉与脑浆爆溅四射,与地上的血河融为一体。
荆棘咬了咬牙,用匕首切下了伤口上被毒腐蚀的腐肉,简单涂上药后再缠紧绑带。疼痛是最美妙的感触,起码痛楚告诉他他还活着。
该回去了,他将手放在那虚弱的灯光上。

“我回来了。”
 即使知道不会有人应答,在回到小屋中时他还是喃喃自语。
清理伤口,上药,修缮武器。
酒精陪自己入眠,迎接第二天的杀戮吧。在这里的每一日都是如此,终点在哪里?
这样想着,荆棘让自己走向里屋,却在看到少女时停下了脚步。
少女并非是孤身一人,在她身旁站着一个少年,穿着简陋的衣物,拿着一把生锈的短剑,扎着一个随意的马尾。似乎感觉到了有来人,那个少年转过头来,原本纠结的神色多了惊喜,在看到荆棘一身的血污后又多了畏惧。
那是活人才会有的表情。

荆棘感觉自己笑出了声,一阵扭曲的喜悦填满了他的内心。
似乎在很久以前,自己也曾迷茫地站在少女的身边,转头看到一个扎着马尾一身血污的人,那人的脸上却是挂着喜悦与温柔的笑。
荆棘看着眼前那个时候陌生的少年跑向自己。
终于让自己等到了吗?
---------------------------------------------------------


东方未明甩了甩手上的鞭子,飞溅了一地的猩红。他总是将自己弄干净了才回去。似乎很久以前自己还不是一个人的时候有人总是为此埋汰自己,说自己多事。


“我回来了。”知道没人应答,他还是习惯喃喃自语,这是像谁?已经记不得了。


像往常一样走回小屋的路上,意外看到了一个陌生的人影。在少女的身边站着一个高挑的青年,长发高束一身长衣。转过头来的他脸上带着迷茫,却又有着温柔的笑,和煦地与这个破败的世界格格不入。


东方未明微微一愣,回以了自以为最灿烂的笑容,笑得自己都眯起了双眼。

END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