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荆明】深深深(下)- 2 (end)

*憋了一口气终于写完了。

*我当初拍着胸脯说这不是肉文我错了,这TM就是肉文。

-------------------------------------------------------------

待自己回过神来,东方未明发现自己已经顺着苦涩的气味摸到了粮仓前。他听到粮仓里有动静,便叫了一声,里头的人虽未回应,但是那一声低吟自己不会听错。他忙想推门进去,却在快碰到门时停住了脚步。


进去了,然后呢?


他根本琢磨不出为二师兄分担痛苦的法子。那一些神医留下的药看来是没有一点用处,即使进去了又如何,也帮不到分毫。然而他就是下意识的就想陪在二师兄的身边,似乎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唔……”隔着门,东方未明又听到了一声痛苦的喘息和沉吟,连忙去推那扇门,却发现纹丝未动,细看门已经从内被反锁。

“二师兄你快开门!”顾不得东方未明猛捶了两下门板。

“臭……臭小子你还跟过来干什么!”

荆棘也是彻底没了话说,自己也不知道花了多大力气才逃到这里,那傻小子竟然还追过来?!要不是他现在完全见不得自己师弟的脸,照是平时一定按着好好揍一顿。


东方未明忆起似乎自进谷以来自己就常没来由地跟在二师兄的屁股后面,在谷里切磋也好,去城镇跑腿办事也罢,二师兄虽是一副随时给自己在路边挖火坑往里丢的架势,在也是把自个儿护得好好的,若真是给伤到了怕是比他自己来的还生气。即使是这次也是,若不是为了替自己挡着那一下也不至于落得此。


捏紧了拳,东方未明暗自下定了决心,不就是躺个一个礼拜嘛。


“二师兄!我要进来了!”东方未明对着门板大声喊道,果不其然他听到荆棘的咒骂声,还有拖动什么重物的声音。不用去看也能知道多半是自家师兄想拿什么抵住门。东方未明趁机绕着粮仓踱步半圈,轻步使上金雁功就飞身抓住两米来高的窗框,恰恰够他挤进。


等待荆棘反应过来,东方未明已经一跃而下,正落在他的面前,一见着就往荆棘扑去。唯一的出口已经给自己封住,荆棘直接一掌往未明拍去。只是这胡乱的掌法拦不住下了决心的未明,他侧身沿着掌风向前就扑进了荆棘怀里,抱着他就一通摔在粮草堆上。


“你小子疯啦!”

“二师兄,我想好了,让我来吧。”

“什么让你来啊!”平时一甩能把师弟甩得半远,这时却死活扯不开这抱着自己不放的人。未明看荆棘这倔脾气也是下了死心眼,直接往荆棘的腰间摸去,把还插在腰间的那根短笛拔了出来。


荆棘想抢回但是东方未明的动作更快一步。他直接举到嘴边咬开了个口子,往身后甩去。


浅白的烟雾环绕住二人。


“二师兄……这样我也一样了……”


然后就是你们懂的


清风抚过自己的刘海,似乎还带着青草的芳香,把还在睡梦中的东方未明唤醒。他睁开睡眼,看来似乎是刚过了正午,太阳已经开始有点西斜,随后他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被自己师兄背在背上。


“师兄!”东方未明一醒来便是想动身下来,刚撑起一点点身子就无力地摊回荆棘的背上。


荆棘啐了声,把背上的未明颠了颠,像是在提醒他不要乱动。


“师兄……我们这是几时了啊?”未明任命地趴在荆棘的背上,头正好靠在肩膀上,一晃一晃的小辫子挠得他鼻子一痒一痒。


“已经是第二日了,你不会以为才过了个把时辰吧。”


未明真是宁愿自己现在还睡着,幸好荆棘现在看不到他窘迫的模样。


“你可知道我当初找了你好久。”


“……不知道,我又不是本地人,”


“不过,”未明听到荆棘笑了一声,“现在你可跑不了了。”


“还是你自己跑来的。”荆棘还追了一句。


东方未明倒是任命地抱着荆棘的脖子。“不跑就不跑了。”


听着这话的荆棘忍不住上扬的嘴角,只是这不会让未明看到。


待到二人回到逍遥谷跟师父解释又是另一番事了,荆棘自然是少不了被追着又是一顿打骂。只是此时的二人可能还可能还忘了啥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他们。


END




评论(3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