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荆明】一发直球吃不吃?!

*傻白甜+OOC

*热热闹闹地谈场恋爱不好吗~

*BGM大概是普通的DISCO

 *为了活动凑字数凑到死却还是没有到5000系列!!!

字数:4287

---------------------------------------

“二师兄,我喜欢你。”

荆棘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简直感觉是晴天霹雳,他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小师弟,对方却是一脸认真,专注地看着自己。

不像是在开玩笑呀?

“你小子说什么?”

“说我喜欢你啊二师兄。”认定是不是自家二师兄没有听清楚,东方未明清了清喉咙又字正腔圆地说了一遍。

“你喜欢我?”

“对啊。”

“哪种喜欢?”

“非分之想的那种喜欢。”

听到非分之想这四个字的时候,荆棘感觉自己差点一口水喷在自家小师弟正对着自己的脸上。

“你对我?”

“对啊。”

“非分之想?”

“对啊。”

荆棘站定着想了想,决定直接转身就走。

“诶诶诶二师兄你要去哪!”

“别跟着我你这个变态!”

东方未明见荆棘要走拔腿就要追上去,荆棘赶紧反手一剑直接把没有防备的小师弟掀翻在地,脚下使上轻功快步离去。

 

抓了抓脑袋上的草,东方未明从自己跌落的草丛里爬起身来。老实说二师兄的反应完全在他意料之中,在开口前他就料想了个七七八八。但还能怎么地,难道指望他一边抱着自己一边深情地说“师弟,我也是。”吗?

想象了一下那场景,东方未明反倒自个儿打了个冷颤。

那还是蛮吓人的。

 

是日晚饭时分,明明是同样的师弟做的饭菜,同样的师兄弟师父同席而坐,荆棘却觉得自己浑身不自在。

“师弟,今天的饭菜还是一样的可口。”谷月轩一边吃着黄河煎鱼一边赞赏道。

“未明儿的手艺,真是入谷后突飞猛进啊。这真是怕是参加厨艺大赛都不会落得下风啊。”无瑕子的口气听来也是觉得颇为满意。“诶呀,还有为师心爱的龙井虾仁。”边说边伸出了筷子。

“那是,今天还做了二师兄爱吃的东坡肉。”被表扬了也好生得意的东方未明也是开心得很,推荐起自己的拿手菜来。这话刚说完,听到“二师兄爱吃”那几字,荆棘一下停住了自己伸向东坡肉的筷子。

思及今天白天的告白,荆棘实在没法不多想。照他那意思,这东坡肉可能还是特地为自己做的。要是以前他也只当是师弟孝敬,但是放到现在的话……

这一停也是让本来顺水推舟的事儿变得尴尬了。荆棘不敢抬头,但是似乎能感觉到东方未明正看着自己筷子悬在东坡肉的上方。现在继续下筷子,好像就是顺了小师弟的意,但要是特地现在收回也太做作了。

 

“来师兄,这块肉给你。”荆棘还在那举棋不定,东方未明已经大方地拣起了一快大肉塞进了他的碗里。未明的手指轻轻擦过了荆棘上方的手背,荆棘却仿佛被烫到了一般迅速抽回了自己的手。这下他只有瞪着碗里的肉,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棘儿你也真是,未明儿特地给你夹得肉你怎么不吃啊。可不是为师说你,平时你就是老是欺负你师弟,你可不能仗着你是师兄就……”

“行了行了行了。”荆棘一看自家师父又要滔滔不绝起来,干脆利落地一筷子把肉塞到自己口里,省得师父自己啰嗦。

鼓动了两下腮帮子,肉被嚼食吞咽,明明是自己口味荆棘却没吃出一点滋味来,好不容易勉强将肉吞下了肚。

都怪对面那个臭小子。

荆棘抬头,只见东方未明却还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自顾自地吃着饭,一边还时不时和大师兄说笑上两句,样子好不让人火大。

啐!荆棘起身便要离开房间,筷子敲到碗边发出清脆的声响让一桌埋头吃饭的人都抬起了头。

“阿棘,你怎么就不吃啦?”谷月轩看看他碗里的饭菜,基本还没动过。

“不饿。”荆棘头也不甩一个撞开椅子就出了门。

看着他那嚣张样,师父又开始气得絮絮叨叨,谷月轩又是在一旁好言相劝,只有东方未明眉头微蹙。

 

“师兄。”东方未明追上正要回房的荆棘。

“师兄,我和你说……”

“东方未明我告诉你,我没有龙阳之癖。”看着自己跑不掉,荆棘猛地停下脚步抢着就先说出了口,未明闪避不及差点撞在他身上,忙低头护住自己的鼻子。

“我也没有呀。”东方未明回答地也是利落坦荡,反倒让荆棘没了话语。

“那!你……”

“师兄……我只是想告诉你,虽然我说了那些话,但是我还是只是如对待师兄一般待你,你可千万不要多想,千万不要被我给困扰,那我可要不好意思了。”

总之饭要好好吃,觉要好好睡,不得影响了你的情绪。

自认传达清楚了自己的意志,东方未明还拍了拍荆棘的肩,算是表达了清了自个儿的兄弟情义,心满意足地回了房去,留下荆棘一人傻愣在原地。

 

东方未明从不为这种事操心。什么坎没见过,人生有啥过不去的。当初自己一穷二白不会武功被人到处欺负还要靠着阿花护着自己,这日子不也过来了嘛。甚至还成功拜师进了逍遥谷,遇到了师父、大师兄和二师兄。就算现在过上了单恋的日子,但那也不是什么大事。

东方未明非常想得开。

荆棘倒是非常想不开。他也不是没有被人示好过,但是被自家小师弟示好,这感觉真是难以形容。他自认是没这个心思,但一顾忌到东方未明的心境似乎又有点担心。

诶?怎么感觉还有点小开心?

 

自那之后东方未明真如自己所说,还是一如既往如师兄弟般的待着荆棘。闲时斗嘴比武,互相切磋,东方未明还是时不时出去闲晃,要是去了大城市玩耍还是会照旧为师父老胡和师兄们带上伴手礼,只是若是细细比较,还是能发现二师兄的礼物总是较其他人的来更为厚重用心。

每每收下的礼物的时候荆棘总是小啐一口,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却是暗自打量着小师弟的表情。

东方未明还是照旧笑得灿烂,云淡风轻的样子。以至于很多时候荆棘都怀疑他当初说的喜欢有几分是认真,几分是调侃。

“你小子老是送我刀啊剑啊的,不会还是在喜欢我吧。”荆棘特地让自己做出随意的口气问道。

东方未明却是抓抓自己的脑袋。

“别老拿那事笑话我啦二师兄。”

这似乎是话里有话,但荆棘读不懂里面的意思,他只能想到一种更消极的可能,心里升起了一阵烦躁,却怎么都挥之不去。

这驱使他在决意去找佛剑魔刀时想也没想,破天荒地主动拉上了自家的小师弟。

 

“住手!莫伤我二师兄!”

东方未明看到自己朋友们与二师兄争锋相对的时候他也是万分纠结,但当看到西门峰已经要斩向荆棘时他毫不犹豫就护到了他的身前。

哎,谁让这是他二师兄,再大的事儿他都乐意顶着。

努力让自己无视任剑南以及夏侯非脸上错愕的表情,东方未明只能咬着牙对他们出手。

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是为了二师兄,他上。

荆棘难以形容自己在看到东方未明为自己出手时心中的狂喜和满足感。他知道自己师弟的人缘,在场数人大多都是他的莫逆之交,即使他暗自有信心师弟一定会帮着自己,却仍是忍不住故意让他一对四试探他的心意。

他承认他很得意,甚至破天荒地背着拐了脚的东方未明下山回谷。

哼,算是便宜你小子了。

 

这下荆棘算是认定了自家的小师弟是真的喜欢自己,还喜欢着自己,所以当他决意离开逍遥谷并对着东方未明问出要不要跟自己走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想到东方未明会拒绝。

“二师兄,你回头吧。”东方未明的眼中透露着决断,这毫无商量的口气又进一步加重了荆棘的烦躁,他现在恨不得把这小子抓过来吊打一顿。

“东方未明!”

我明明以为你会懂我!结果你却是和他们一样!

 

待下次再见,却已是决战天都峰之巅。往日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师弟已成了年轻的武林盟主,道貌岸然的样子让人没来由的火大,正带着正派人士和自家大师兄站在自己的对面。

“阿棘,你快回头吧!自从入谷那一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兄弟!”谷月轩还在苦苦挽留。

“是啊二师兄,你不要执迷不悟了。”东方未明也是苦口婆心。

“住嘴!你们怎么懂我的心情!”

荆棘一招走剑行刀直直砍向提刀在前的夏侯非,刀法中杀气四溢,激得夏侯一阵战栗,刀身还架于胸前,步伐却往后踉跄,被打得连连后退。

“夏侯兄快闪开!”东方未明一看夏侯非架势知道他定是招架不住,闪身挤进二人之间,一招横斩接过荆棘的攻势,将夏侯非护到了身后。

荆棘就是见不得自家师弟在自己面前护着外人,二人直接就对上了十来招,打得不可开交,你来我往,周围的人想插都插不上手。

“二师兄,快回来吧!”东方未明不愿还击,招招都是守式,嘴上还在劝他。

荆棘本就被这样打法弄得憋屈得很,又看东方未明满脸都是大义凛然的模样,神色与身边的谷月轩也毫无二致,仿佛他真的只是自己的小师弟,只是在劝他的二师兄而已,绝无任何其他的旖旎色彩。那些自从那一天知晓了便困扰自己的心情,于他像是完全不存在一样。

“你难道也不懂我为什么要走吗?留在逍遥谷是不会有出头之日。”

“我是不懂!但是二师兄,你不说清楚没有人会懂的啊!”

“但你这臭小子不是说你喜欢我吗!”

荆棘手握佛剑魔刀,气得大喊出了声。在场的正邪人士听到这话一下停下了手上的比划,全都齐刷刷地盯着他看。

“诶,诶!”东方未明刷地脸就红了,手上还维持着持刀护于胸前的架势。虽然他的确喜欢得坦荡,但这么在那么多人面前说出来,他哪遭得住啊。

 “他刚刚说什么……”

“什么喜欢来着?”

“哇没想到逍遥谷竟然……”

“没想到名门正派里也有这样的荒唐事……”

不要装小声了好吗?!大家都是习武之人这点耳功谁没有?!

 “二二二师兄,我们有话好好说,要不我们先回逍遥谷?”

荆棘倒还是在气头上,完全没读出现在的气氛,也没留意到周围的窃窃私语。

“你小子说!你现在还喜不喜欢我!”

好犀利的问题!众人一阵惊呼,马上全都转为注视着东方盟主。东方盟主感受到四射的炙热视线,恨不得从崖上直接跳下去。

二师兄你吃错药啦!这场面叫我怎么做答。

“我我我我……喜……”

正当场面持续焦灼之际,难得此时还有人反应过来现在是决战山顶,摩呼罗伽一个飞沙袭向东方未明,龙王看着间隙一记掌法就向东方未明袭来。

“住手!”

“二师兄!”

“师弟!……未明!”

…………

 

 

荆棘满身绑带从昏迷中醒来时已是深夜,就看到自家小师弟趴在自己胸口,沉入在睡眠之中,正规则地随着呼吸起起伏伏,刘海盖着他的眉眼轻轻晃动。

他想摸摸他他的刘海,手刚靠近他的脸,就看到那双紧闭的双眼慢慢睁开。

“二师兄!”守了一日一夜的东方未明看到荆棘终于转醒,激动地直接一把握住他将伸未伸的手。被抓得吃痛的荆棘眉头都皱到了一起,发出一声呻吟,未明又马上露出愧疚的表情,连忙松开荆棘的手。

结果这次换荆棘。荆棘不顾手的疼痛,主动反握住了东方未明的手。

“我………。”荆棘现在喉咙里都像满是血似的,平日轻而易举的开口吐几个音节而已,此刻却像是最艰难的事。但是他必须现在就做,一分一秒也拖延不得。

年轻的少盟主的脸涨得通红,荆棘最后几个字说得极轻,仿佛吞进了肚里去了的,但是少盟主却感觉那几个字都进了自己心,炸成了几朵烟花。

“二师兄……我也……”想着自个儿也该给出回应,可这话当到了口边,就听到了门外的悉悉索索。

“嘘小声点……里面两人好像醒了。”

“大师兄,让我靠近一点,我耳功没那么好听不清。”

“小师妹轻点,你这么说话里面的人要听到了。”

“轩儿,快让为师看看啥情况,都快担心死了。”

“师父你病还没痊愈,别乱动。”

“这两位少爷也真是不让人安心。”

 

二人一下冷得跟被浇了冷水,没了那兴致。东方未明叹了口气打算起身去开门,荆棘见状便轻轻拉过他的手按在唇角。

无所谓,来日方长。

END

评论(39)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