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荆明】隔壁屋的陌生人

*风吹雪与东方未明纯兄妹之情

*非主流精神病人清水向

*OOC

*不要和设定较真。。。


1.

“表哥,我走了。”风吹雪担心地看着笑嘻嘻的东方未明,脚边是大提包和行李箱。

“到了日本好好照顾自己,有空记得电话联系,嗯……我比较忙可能有时候联系不上,你留言就好了。”东方未明虽然脸上挂着笑,却不敢看风吹雪的眼睛,一口气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台词都丢出来。风吹雪有点无语,这让她的担心更是加剧。

“哥你……”

“好了好了,你再不走当心赶不上飞机。”

风吹雪叹了口气,稳了稳不让东方未明直接把自己推走。

“我是说隔壁屋我已经租出去了,今天下午那人就会搬进来,钥匙我放在门口的地毯下面了。我留了你的电话,以后你就是房东没有问题吗?”

“……电话……”

“你不接也行,那人看上去也不像来事的样子,我已经把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好了。房租也是设定的每月自动打款,你记得留意卫生安全问题就行。”

好好好,东方未明敷衍着点点头。想想要和陌生人交流就觉得头又开始疼了。

“名字是……?”

“荆棘。”风吹雪一边说一边把写了房客信息的纸条塞到他的手里,给了他一个拥抱便转身走向路边的出租车。

关上门,东方未明又将自己隔绝回了自己的小屋,一只花色的身影一跃跳入自己怀中,东方未明将它抱了个满怀。

“阿花,又是就我们两个人了。”东方未明温柔地抚摸着阿花的后背,猫儿愉悦地打了个哈欠。

这样就好。就这样很好。

 

2.

夜晚时分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吵醒了浅眠中的东方未明,声音从隔壁传来,看来是新搬来的住户。

推开手边的书他坐起身来,隔壁的人似乎一边整理着行李一边在打着电话,听不清电话的内容但是口气却是十分的不耐烦。

看来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东方未明在心里先敲了下风吹雪,不好好挑挑房客。

过了一会儿那人似乎终于挂断了电话,隐约还有一些咒骂声,随后声音终于静了下来。

一下又睡不着,东方未明干脆起身抓起了在睡梦中的阿花,被吵醒的花猫不满地嗷叫了一声。

他习惯性地走向玄关,按下了电话答录机。

“——您的留言,0条。”电话的电子音在寂静的房间中显得有些尖锐。

“你饿吗?”东方未明抱着自家的阿花,看着窗外问道。

“我不饿。”沉默了一会儿,东方未明只有自答。

 

3.

一早东方未明又被阿花给踩醒,被催促着走去阳台开始倒腾它的早饭,隐约一丝烟味飘到自己鼻下,顺着望去就看到一头铁锈色短发的人正趴在阳台上吞云吐雾。

新房客只单着了条篮球裤,半裸地靠在墙上,肆意地往空中吐着烟圈儿。上身结实的肌肉线条在朝日的映照下让东方未明觉得有点刺眼。

看看人家的身材……嗤嗤。东方未明一边放肆地观察着他精壮的手臂线条和胸肌一边暗自低头捏了把自己肚子上的软肉。哎……这差距。

“看够了没有。”

听到声音东方未明猛一抬头差点咬到自己舌头,一边暗自吃痛一边便看到那人正转头直盯着自己,口气有点没好气。显然是自己盯着他太久了被发现了。

 “不好意思,楼内禁烟,阳台上也不行。”东方未明觉得自己真是大写的淡定,马上摆起了房东的架子。

“啐。房东?”荆棘倒是不抗议,眉头皱了皱。

“嗯,东方未明,你就是荆棘?”东方未明让脸上挂上自己最擅长的微笑。

荆棘点了点头,将烟掐灭在栏杆上,转身便回了屋里。

听着隔壁关门的声音,东方未明收起了自己过快的心跳。

 

4.

“——您有,一条留言。如要收听请按1。”

东方未明干瞪着电话答录机,双眼都开始干涩地要冒出眼泪来。

他又按下了一遍播放键。

“——您有,一条留言。如要收听请——”还未放完东方未明就将他掐灭。

深吸了一口气,他将手指又覆上了播放键……

“咚咚咚。”一阵突然的敲门声吓得东方未明差点将电话砸到地上。

看了一下猫眼,原来是隔壁的房客。

会有什么事?东方未明将所有的可能性在心中过一遍,默念了一些简单的对话。

冷静……冷静……掐了掐自己手腕,东方未明端上微笑打开了门。

“请问?”

“哦,你在啊。”荆棘本已打算转身回房,“你有备用的电灯泡吗,我房间的坏了。”

东方未明暗自松了一口气。只是借个电灯泡……拿给他以后一切就完事。

“嗯我去拿你等一下……啊!”正要进屋,阿花一个旋身竟然跑出门外来,幸得东方未明身手敏捷将猫一把抓住抱了个满怀。

怎么办……东方未明有点滴汗。

“你还是进来等吧,抱歉我家的猫不太听话。”

 

5.

“你……随便坐吧。”东方未明不敢回头,一门心思催促着自己快点找到东西。

电灯泡……电灯泡……雪妹说过是放在……

“看不出你小子有两下子啊。”荆棘主动向东方未明搭话,打断了他的思绪,一边用拇指比了比书架上的书。

“呵呵……还好?”东方未明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

[当你与人交流的时候你应该尽量让自己更放松,不要去猜测他们的想法。]

“那么谦虚,这些书可不是普通人看得懂的。”

[你要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交流对象。]

东方未明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加速,视野好像也开始变窄。

“喂!”头上传来一阵疼痛,本来环绕住自己的窒息感却也因此消散了开来,东方未明感觉自己又恢复了五感,抬头便看到荆棘拿着本书敲在自己头上。

“啊啊?”

“电灯泡不是就在你手里吗?你在发什么呆啊?”

东方未明这才发现自己手上已经拿着替换的灯泡,一下塞到荆棘的手中。

“啊!抱歉抱歉,发了个呆,还有什么事吗?”

看着东方未明脸上又恢复了笑容,之前的僵硬仿佛是错觉。荆棘把本到嘴边的话又吞回了肚中。

“……没事。”

摆摆手,他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中。留下了东方未明和阿花回到了寂静之中。

 

6.

“——您有,两条留言。如要收听请按1。”

“嘟——”

“——东方先生,我是杨医生,你已经有一个月没有来我们诊所了。考虑到你的情况,我还是很希望你能主动再和我们联系一次。谢谢。”

“——哥,最近过的还好吗?联系你真的很不方便诶。杨医生和我说你又装消失是真的吗?大家都是关心你。对了,你和新房客相处的怎么样?老实说他看上去脾气蛮臭的所以我还有点担心你,对了,他还有向我打听你的事儿来着,不过我没告诉他。有空记得回我电话哟,虽然我知道你不会。”

“——留言收听已结束,请按1保存,请按2删除。”

“嘟——”

 

7.

东方未明已经忘了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再去学校。

“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你可以从一些很小的细节来改善自己。”

“比如主动开口和别人搭话,试着去说一些自己想说的东西,而不是去迎合别人的话题。”

“你也可以试试养一只宠物?有时候和宠物对话也是锻炼的一种。”

东方未明感觉杨医生的声音好像来自很遥远的地方。他讨厌待在人群之中,这比他孤身一人的时候更让他觉得难以接受。他总有一种错觉,看着周围的人,他们似乎总是出双成对,只有自己一人形影单只,就仿佛自己是一杯清茶中的茶渣,融化了少许,大多都是被剩下。

然后东方未明的身边只剩下雪妹和阿花。

然后东方未明的身边只剩下阿花。

至少还有你在……东方未明总是一边摸着家里的小祖宗一边这样想到。

直到今日翻遍了全家的柜门,东方未明都没找到那个花白相间的小小身影。

 

8.

“阿花!……”

东方未明逼着自己推门而出,拿了一顶棒球帽戴在头上,起码这样能让自己好受一点。

“阿花!……”

东方未明不敢叫得太响,他只是沿着楼层的一个个角落寻觅,无论是垃圾桶还是储藏间都不放过。

外面开始响起碎荷般的雨声,一开始还清脆,一下就成了磅礴大雨,把东方未明的心又浇透了几分。

捏了捏拳,东方未明逼迫自己走向一楼的保安室。

“……请问,你有看到一只黄白相间的小猫吗?大概这么大。”东方未明稍微用手比划了下,之后便往下拉了拉自己的帽檐。

“哦?没有啊。你家猫阉了没啊,这开春时节的不会是发春跟别的猫跑了吧?”好像的确是没阉。

“你别担心啦,那么大的雨它不会跑远的,时候到了自然就回来了。”保安大叔说完又将注意力移回了报纸上。

如果不回来呢……东方未明感到脑中一阵闷响,傻愣在保安室的门口,路过的人们不禁扫过他的背影。那些打量的视线似火般炙热。察觉周围视线,窒息感又开始将他包围。

空气凝固,他觉得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他让自己往后院跑去,撑着最后一口气他推开了后门想让自己奔入这场雨中。

 

9.

这里并非空无一人,一股刺鼻的烟味随着门外的冷空气一起灌了进来。

 “你干嘛?”荆棘叼着烟好奇地问道,挑眉看着东方未明这短跑预备般的僵硬姿势。

 “……猫跑了。”

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傻,条件反射他又如此想到。但是意外地他却不觉得难受。

荆棘转回头来不再看他,东方未明也不想回到空荡荡的屋中,水气与烟味似乎让他安定了下来,破天荒的,他觉得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真好。

倾盆大雨将他们二人隔绝在屋檐之下,二人一言不发,似乎就是在一起听着暴雨。半晌,东方未明对着荆棘抬起了手,伸出两个手指比划了比划。

烟?荆棘本想说抽烟不适合你,抬头却看到了东方未明的双眼,不容质疑的神色难得一见,嘴角是一如既往的浅笑。

虚伪的很——荆棘不知怎么想起了第一次看到这房东时的感想,而他觉得他现在的笑容和当时似乎有点不一样。

抖了抖烟盒,他将一根香烟和打火机递到他的手上。东方未明用修长的两指夹着香烟将它含在口中,虽然他几乎没有什么吸烟的经验,但是姿势却做得很好看。或许是因为风大雨大,打了几次火都没点着,身边的人都乐得笑出声来。东方未明有点恼,但是好像也是他第一次听到自己的房客笑得那么开心。荆棘对着东方未明勾了勾手指,东方未明犹豫了一下便朝他走去。

荆棘一把勾过他的手臂将他拉到身前,按着他的肩膀让他不要乱动。阴影覆盖住了自己,东方未明呆愣着看到荆棘的脸在自己面前放大。

二人的烟头彼此相触,明灭间一道青烟终于从东方未明口中的烟头升起,虚弱的火光从一个变成了两个。

东方未明感到荆棘的刘海从自己额头擦过,灼热的呼吸混着烟味一起扑到自己的脸上,这突如其来亲密的接触转瞬即逝,还没待他反应过来二人已经又拉开了距离。

“怎么样?我的烟。”荆棘又靠回了墙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吐着烟圈,手上的烟基本只剩烟嘴了。

“……不好抽。”嘴上如此说道,东方未明却强忍着烟味逼着自己抽完,感觉自己的肩膀和脸颊还在发烫。

其实也许也没有那么难,东方未明想到。

二人就这么静静地一言不发被环绕在那烟雾中,直到雨停。

 

10.

“啪啪啪!”

东方未明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抓门声吵醒。

是阿花?!他一下起身,想往大门跑去,才发现声音来自阳台。

果然是阿花!那黄白相间的猫儿正扑通着爪子拍着阳台门,他一推开阿花就两三下子跃入屋内,在床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打了个哈欠就躺下了,尾巴甩了甩,一点都没有离家出走的自觉。

本想回床上去好好蹂躏一下阿花,一股烟味从阳台那窜了过来,东方未明打开门,就看到隔壁屋的人又靠在阳台上吹着烟圈。

“怎么样,猫找回来了?”

东方未明看着他手背上似乎有几道新鲜的抓痕,马上低下头来隐藏自己的笑意。

“阿花脾气倔,不喜欢陌生人抓他的脖子,一碰到就抓人。”

“啐。”

“还有,阳台不能吸烟。”

“知道了,你要说多少遍。” 荆棘边说边又把烟掐灭在栏杆上。

“还有……”东方未明掐了掐自己的手腕,咽了口口水润了润自己的喉咙。

[其实只要踏出第一步了就很简单,试试?]

“晚上要一起吃饭吗?我来烧。”

 

END

-----

大概可以从荆棘视角再写一遍?



评论(32)

热度(72)

红>
红> 噌噌蹭噌 推荐了此文字
红>
红> 再见秋天的风 很喜欢此文字
朝歌暮酒 很喜欢此文字 四 < ="ht四イーチ ichi 推荐了此文字
< p://xuefenfan.lofter.com/" title="雪纷繁花满袖 - 2015/12/07 18:30"> < p://哨ker_wh" srecat.lofter.com/" title="朝歌暮酒 - 2015/11/19 11:03">朝歌暮酒 很 (); ode; _50/lument_f = docu:.get;tent-align:cvener;"FsgkvNF3(); A==/663DUNQV>加轀業ef=ter.comserte 很 ); var50/lument_ftent-align:cvener;"FsgkvNF3(); .prev(72) b5f __pPro_permali="__A= UNQVispQf_-pcapA= er.com/UNQVispQf_-parrowA= er.com/UNQVispQf_-p
e1ef14 __nent_permali="__A= UNQVispQf_-pcapA= er.com/UNQVispQf_-parrowA= er.com/UNQVispQf_-p
© er.com  } 黠家就黠黠cat. | Powared by } LOFTERcat.05 00:54/='+pos typi ctent/j3">='+pos/luoluo2379.lo7">='+pos/.se$(ttpRequest(); mo$('."linwrapper > .offset).length <= 0 var $('."linwrapper').css(' = docuinne.getE/moh /mo $(".hNoHv a").each(ttpRequest( $(pg_s).h $(pg_s).animar"({width:90},t/?,ttpRequest($(pg_s).ke"ldes_(".
<2'/= Ucript typi 'tent/j3">='+pos' ng_=erHTML =7">15'= ercript. Ucript typi 'tent/j3">='+pos'>P('l; .w.g').initPs PhotoSh ( morbody,{}/m ercript.sed='+pos typi 'tent/j3">='+pos'>oading_es wid _e=; ercript.se ed='+pos>oading_Tatmere_{'Ims Pr); c ':true;,'CcTypi':0,Ccomentubble:'©?]黠家就黠黠'}m ercript.ed='+pos ng_="hreq://l.bsts="6vatarrsc/js/vatme divjs?">f=" typi ctent/j3">='+pos/. ercript.ed='+pos ng_="hreq://lealytics.6.ntar" omesl=sA typi ctent/j3">='+pos/. ercript.d='+post_omes_naccre_'l; er';try{ss="avaTrac"> ch(e){} ercript.ed='+pos> lo_gaqre__gaqrscr[];_gaq.push(['_ AccountinneUA-dr00 9-1'],['_ LocalGifPng_inne/UA-dr00 9-1/__utm.gif'],['_ LocalR_' teSer/drMtBy']);_gaq.push(['_ Do Nameinnel; ar" ']);_gaq.push(['_trac"Ps view']);(ttpRequest { logare_ morclear".preven('rcriptdowoga.typire_'tent/j3">='+pos'woga.asyncre_; oga.ng_re_'hreq://wr.daass="avatar" ga.js'wo losre_ mor _e.prevensByTagName('rcriptdo[0]; setElementBy.in); Beftes(ga, sowo})rip ercript.ed/body.sed/rem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