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荆明】Take Me to Church ( 上 )

万圣节贺文 前文看引子 

开头有肉渣 完整版见菠菜 

http://www.spinates.com/post/1921


----------------------------

“神啊,请您宽恕我们的罪恶,阿门。”

“阿门。”

“….阿门。”

“阿门。”


“…荆棘你这臭小子!你看看人家未明儿都比你虔诚!你还好意思当神父吗?!”无瑕子看到荆棘那懒散的样子气得直接拿圣经敲了他一头槌。


“啐!”竟然拿他和一个恶魔比虔诚,本来就因为早起祷告而睡眠不足的荆棘一下觉得自己的神经抽地更紧了。而那个被“夸奖”了的恶魔,还在旁边幸灾乐祸地摇头晃脑。谷月轩则在旁边无奈地摊开手。


要不现在那么多人,我肯定直接办了你….荆棘瞪了两眼那个恶魔,直接起身。


“你去哪?!”


“早课结束了,我去晨练。”荆棘插着裤兜就往外走,完全无视背后自家师父的咆哮。

 

东方未明是被谷月轩捡回来的恶魔,确切的说是魅魔。谷月轩一次外出驱魔,在空无一人的村庄遇见了他,一身魅香宣告着自己的身份,然而这对抗性极高的谷月轩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我不能放你走,但我又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


“那我跟你一起走吧。”


东方未明就这样被谷月轩带回了教堂,与师父商量了一下就决定关在教堂里观察。东方未明意外地乖巧,主动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把教堂里外哄地开开心心的,还逗趣地也叫起无瑕子师父来,哄得他老人家开心的很。加上魅魔只是低级恶魔,一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危害性,于是除了规定不得走出教堂范围之外,未明过的也自在。荆棘外出执行任务一个月以后回来就看到自己家里多了只恶魔。


与偶尔客串驱魔师的谷月轩不同,荆棘是彻头彻尾的异端审判官。荆棘的父母似乎是被恶魔所杀害,随后被路过的谷月轩与无瑕子路过救了下来,随后就被养在教堂中。到了年龄荆棘主动要求去教会接受培训,而且他也天赋异禀,成为了教廷数一数二的异端审判官。


驱逐恶魔,弹劾异教,驱离异端。这大概才是荆棘爱着神的方式。


于是当荆棘回来见到东方未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掏出了背后受洗过的银刃,未明吓地跳起来直往谷月轩背后躲。


“好啦师弟,未明只是一只小魅魔。”谷月轩看了看背后的未明,“而且是一只很乖巧的魅魔。”


“……”


“饭做得也不错嗯。”


荆棘正想一把捞过谷月轩背后的未明,就被无瑕子从背后直接敲了一脑门的圣经。


没天理了,荆棘捂着自己的脑袋,神父竟然包庇恶魔。要不是了解自己的师父和师兄抗性极高,他定是要怀疑他们是被这恶魔给蛊惑了。


东方未明这才小心翼翼地从谷月轩背后探出了身子。


“二师兄…”


“谁是你二师兄?!”荆棘觉得自己的情绪在爆炸的边缘,然而却没有留意到东方未明注视着他时眼中一瞬的深邃。

找到了。

 

东方未明对荆棘是一见钟情,确切的说对荆棘的气味一见钟情。在他踏进这座教堂的第一步,他就被这股味道软了身子。那味道霸道而却又醇厚,像是刚刚开封的陈年葡萄酒,虽然还酸涩却也隐藏着万千的美味在其中。然而这气味很淡,看来气味的来源现在并不在附近。


终于在等待了半个多月之后,东方未明见到了这气味的主人。他忍不住咽了几口口水,感到喉头前所未有的干涩。


我想要这个人的血,我愿意拿一切去换。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