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荆明】Take me to Church (引子)

万圣节甜肉,监督自己按时写完,送给小伙伴们



引子:
今天是我爷爷的葬礼,他走的安详,那天像往常一样坐在椅子上看书,看着看着就永远地睡着了,算是寿终正寝。葬礼就在村中唯一的教堂举行,那是一座神奇的教堂,因为她很大,与这个小镇相比,它大的不可思议。而且里面似乎只住着四个人,三个神父和一个负责看门的佣人。

虽说是葬礼,今天的天气却是意外的好,我和我的家人们聚集在教堂后的墓地,等他们念完祷告词后我静静地看着爷爷下葬。妈妈和姐姐在身边一下又一下地抽泣着,似乎被他们传染了我感到自己眼眶也湿润了起来,为了忍住眼泪我望向了远方,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一声轻笑。

笑声?在葬礼?我有点恼火转过身来想呵斥那个无礼之徒,接着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性站在远处,正笑嘻嘻地看着我们。

“啊,对不起,打搅到你了吗?”他似乎是看到了我脸上恼火的表情,主动向我道起歉来。

“我只是觉得很可惜,那么美好的天气,大家却如此悲伤,我想死去的人看到了也不会高兴吧。”

他的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与葬礼格格不入,然而我却觉得美极了。事实在转身看到那人的一瞬间,我的火气就消了大半。


他很,美?也许不该对男性用这个词,他长得清秀,中长的头发随意地用红头绳在脑后扎成一个高马尾,身上披着一件浅蓝色的长衣,看不出身份,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


与他四目相对,我觉得自己的心脏开始扑通直跳,脸也涨得通红,吱呜了两声就说不出话来。他显然不是受邀前来参加葬礼的人,那难道他是…教堂里的人?
我想向他搭话,前所未有的冲动充斥着我,我已经忘记了我是在我爷爷的葬礼。似乎看出了我想说什么,他看着我稍稍侧身向我靠近,一股芬芳扑面而来,是他身上的味道吗?为何如此好闻?

好不容易我想好了措词正要开口,一只大手遮住了他好看的双眼,阴影直接将他罩在其中。我吓得一抬头……是荆棘神父。

我只见过荆棘神父两次,然而他实在是让人过目难忘,他身上总是一股生人勿进的气质,虽说是神父,却和教堂里的谷月轩神父的温柔气质截然不同,就连拘谨的神父装穿在他身上都显得有点杀气。老实说,我有点怕他。他看我的眼神简直像朝我浇了一盆冷水,我一下整个人都冷了下来。

“你在这里干嘛。”这句话不是对我说的,而且对那个蓝衣男子说的。

“天气那么好,出来看看热闹。”他吐了个舌头,一副很伤脑筋的样子。

“还不快点给我滚回去。”说完荆棘神父就拉着他往教堂里走。……..好吧用拉可能不合适,确切来说应该是拖。

那人一边喊痛一边被拖走,趁机还偷偷对我眨了眨眼挥了挥手。我举起自己的手想回应,看到荆棘神父瞪了我一眼我的手直接缩了回去。

还会再见到那个人吗?一直到回到家中,我都想着这个问题,无法忘怀。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