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荆明】我想和你玩一局俄罗斯转盘

不算GE。

脑洞向。


以防万一有人不知道:

*俄罗斯转盘是一种残忍的游戏,游戏规则是:游戏参与者往有六个弹孔的左轮手枪的弹夹里放一颗子弹,然后将弹夹随机旋转,游戏者自行拿起手枪,对自己的太阳穴开一枪。如果子弹没有射出,则游戏者可以获得一大笔巨款,如果子弹射出,游戏者将一命呜呼。俄罗斯沙皇尼古拉二世穷极无聊的时候,就爱与人玩俄罗斯转盘的游戏。


1.

东方未明用食指转动着手上的左轮手枪,过了一会儿捏住用拇指掰了两下转盘。

“怎么样二师兄,只剩下一颗子弹了。”未明笑着对荆棘展示了下手枪里的子弹,驽了下嘴。

荆棘靠在墙边,扫了眼枪,自顾自点了根烟叼在嘴里。

“啐,一颗子弹怎么杀死两个人?”

“二师兄你的刀呢?”

“掉了。”

未明一副惊讶的样子按住自己的胸口,“二师兄你竟然会弄丢你自己的刀!”

“你小子多事,还不是为了救你这个废物!”想想刚刚为了拉差点摔下楼的未明,眼睁睁看着跟了自己十年的爱刀掉进缝隙里去了。

早知道还不如让那臭小子摔下去算了。荆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过当时去拉未明的确是条件反射。

未明吐了下舌头,一副抱歉的样子。“现在咋办?”

“你想。”

未明拿着手枪又转了两圈,神秘兮兮地坐在荆棘的身边。“我们来玩俄罗斯转盘怎么样?”

2.

荆棘挑了挑眉看了眼旁边笑的贼兮兮的未明。

他们曾经玩过一次俄罗斯转盘,那是在他们初次相遇的时候,气氛是多么剑拔弩张,恨不得分分钟对方惨死枪下。

不知该说可惜还是幸好,才玩了第一轮二人就被大师兄给按住了,最后两人反而成了经常一起出行的搭档。

当时二人都是求生,这次二人都是求死。

“谁先开始?”荆棘掐灭了手上的烟。

这次不会有人再来阻止他们了。

3.

未明打开了弹仓,这是六发式的左轮手枪,虽然不大,但是在近距离对着要害射击也能做到一发致命。枪中的确只剩下一颗子弹。未明将最后剩下的那颗子弹取出,展示了一下又塞回了弹仓中。熟练地快速转动了两下弹仓。随后直接将抢对准了自己太阳穴。

“慢着。”荆棘按住了未明的手,一把拿过手枪,飞速将枪从左手换到右手颠了两下。

“怎么啦二师兄?”

“我怕你小子作弊,不防着点可不行。”二师兄啐了声就把枪丢还给了他。

未明接过了枪,愣了下就把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他定定地看着荆棘。

“啪。”只有扣动扳机的声音。

“没中。”未明吐了下舌头,把枪拿给了荆棘。

“哼。”荆棘扯了个嘲讽的笑容,将枪对准了自己。“想死哪有那么容易。”说完他直接扣动了扳机。

“啪。”

“切,给你。”

4.

未明将枪再对举到了自己的太阳穴,他感到自己的手有点发抖,现在死亡的几率已经到了二分之一。

“二师兄。”

“怎么啦,突然不想死啦?那就把子弹让给我。”

“不是…二师兄,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荆棘愣了下还未作答,未明就直接扑到了荆棘的怀里。

“你小子干嘛?”

“我觉得这发就是,我要死你怀里。”

荆棘叹了口气,拿手拍了拍未明的背。“那你就快点。”

未明因为自己成功耍赖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缓缓地扣动了扳机。

“啪。”没中。

5.

“轮到你了二师兄。”未明不满地皱了皱眉,把枪拿给了荆棘,却仍将头埋在荆棘的怀里。

“哼哼哼。”荆棘突然发出了几声闷笑,这笑声莫名地让未明感到不安。

“你以为我会留到最后?”未明赶紧抬头想去拉荆棘的手,但是已经太迟。

“呯!”剧烈的枪声响起让未明有一瞬的耳鸣。极尽距离的射击让血污都溅射在了未明的脸上,未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烫伤。啪塔一声,枪掉落在了地上。

不应该是这样……

是的,荆棘是一个武器专精,东方未明从未忘记过这一点,他看到了荆棘在一开始把玩手枪的时候用一个极快的间隙将子弹取出,他知道荆棘偷藏了这最后一颗子弹。

然而他以为他会把子弹留到第六轮。

起码如果是他他会把子弹留到最后,未明闭上了双眼。

6.

未明保持着半跪在地的姿势一动不动,仍由荆棘的尸体靠在他的身上。

他甚至知道,荆棘偷藏了一部分的应急食物和武器,并把位置标好塞在了他的口袋里。

真傻,未明想到,都到了这个地步还想让他活下去。

我也很傻。

这个满是荒芜的世界,无人可以独活。而他们是剩下的最后两个。

然而我也不是吃素的。未明又露出了自己那一惯的微笑,从自己的口袋里又掏出了一颗子弹。

“师父说的对,二师兄什么都好,就是笨了点。”未明自认为自己说了句俏皮话开心地笑了起来,把子弹装进了枪中对准了自己。

 

Then there were none.

END


评论(2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