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个黑黑

墙头有很多,真爱只有一个。

【叶蓝】一个简单的鬼故事

*女神 @AsakiMio 生日快乐!!拼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出来了。不知道你够不够觉得酸爽_(:зゝ∠)_(非主流)

*非原著,灵异,科幻 

*感谢对话杀文法。



  有个荣耀传说,连续四天游戏在线就会撞鬼。


  这是许博远连续值班的第38个小时,没睡,一点没睡。许博远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只连轴转的陀螺,被春易老的鞭子抽着来回转,别人是忙着脚不沾地,自己是忙得手不沾键盘。 许博远没睡,蓝桥春雪更是没睡,从溪③城一路北劈到南,荒尸满地,大部分都是带点绿的。许博远从来不质疑中草堂的公会文化,不带绿都不好意思拿个扫把,搞得这像素块在他眼里标红,仇杀。


  还有4分钟到12点,蓝桥春雪挥剑的姿势几近和秒针同频,同样还有操作者点头的速度。还有四分钟……再坚持四分钟……许博远边点边想,还有百分之二十的脑汁在思考一定要和大春提加薪了。这是血汗工厂,这是压榨员工。蓝桥春雪还在老实的砍砍杀杀,平砍,侧闪,剑影步,银光落刃。


  “卧槽!”


  愈发狭隘的视线范围内,忽地闪过一道绿光,绿,又是绿,那是蓝溪阁心中的红光。等蓝桥春雪反应过来,就算自己有五大高手的实力,1V5也是异想天开。在他犹豫是跳出包围圈还是拼死带一个人一起走的当下,血量就已经又降了2/3。不会就这么挂了吧?许博远叹了口气,心里已经开始暗自祈祷不要掉装备。


  一道突如其来的红光划过许博远的视野,直接将蓝桥春雪与密不可分的人群分开,接连的突刺接劈砍打出一段漂亮的连击,不出数秒,中草堂就给斩落地七七八八,留下蓝桥春雪一人看着眼前神一般的操作。


  他揉了揉眼,凑近点想看看清这个从天而降的救命恩人。也许真是困糊涂了,许博远揉了揉眼,操纵着后退了几步又向前。


  他看到一团马赛克。


  他让蓝桥春雪原地打了个转,对着天,又调回来。


  他只看到一团马赛克。


  


  许博远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一团迷物,硬要说,那是一团红色的色块堆砌在一起,混杂着一点其他的颜色,绿的或是蓝的,显得愈发刺眼。顶部是一团黑色的色块,也许是头发?蓝桥绕着马赛克打了两个圈圈,试着用剑去戳了两下,马赛克的顶上竟然出现了伤害的红字,那谜一样的团子咦咦了两声往后直退。


  “诶,你别戳啊。”马赛克竟然还能讲话,发出的声音却像是混杂着金属摩擦的沙沙声。只见接着他冒了一圈白光,马赛克的顶上跳出两排+300,血一下就给回满了。


  许博远有点懵逼。这身边的微草尸体开始逐个消失,整个大草原就剩下蓝桥春雪和马赛克,三更半夜,找不到第三个见证人。


  “NPC?”许博远试探着问了声。


  “NPC?”马赛克沙哑地反问到。


  “……”


  “……”


  “BUG?”


  “你说我是BUG?”


  许博远觉得自己还没见过那么NB的BUG,智能程度估计顶的上0.5狗。他看了眼窗外,沾着点水汽的玻璃反射出了眼下带着点乌青的脸,屏幕里红绿依旧。


  妈呀,许博远看了眼时钟,想到了第三种可能性。


  他撞鬼了。


  不是吧?!


  “你是鬼?”许博远惊呼出了声,接着又键盘码了遍,蓝桥的头上冒出了一个文字泡。


  马赛克的头上冒出了六个点。


  “行啊你,NPC就算了,鬼都冒出来了。我咋不知道现在鬼还玩荣耀呢。”


  “你不是啊?”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好像还挺自然。


  “不是啊,你认不得我?我是#¥。”


  “什么?”


  “看不到?#¥啊,咦?”


  他试着讲话,似乎讲到那两个字就会被刺耳的摩擦声掩过,之前打出的字体也会成为乱码。这些档口许博远已经按爆了自己的截屏键,留着第二天跟二笔大书特书,一边给客户发了举报BUG的邮件。


  “嗯?你有没有在听啊?”红绿色块突然凑到了屏幕前,一个像素分明的特写,许博远一瞬觉得自己在玩MINECRAFT。


  “我在我在,所以……你说你是玩家?”


  “对啊。”马赛克似乎得意地晃了晃手。“不过我想了想,你真要把我当鬼也行。”


  “行,那祝你晚安!”


  “诶!你别……”许博远未等马赛克Blabla完,咻一下拔了账号卡。


  蓝桥春雪撞鬼的第一天,荣耀风和日丽。


  


  许博远倒头爆睡16个小时,一夜无梦,对着LOADING的字眼才回想起睡前那个诡异的马赛克。刚惦记着,屏幕一切,最先看到的就是远远的树桩上坐着一团红一团绿,姑且算是“坐”着。


  “诶哟你终于来啦!”色块用着跳痛的沙沙声招呼道,一下从树桩上直了下来。


  “你也太能睡了……等死我了。”


  许博远毫不犹豫地直接拔了账号卡。


  LOADING……


  既不是梦,也不是错觉,再切回游戏,那辣眼的马赛克正踩在蓝桥春雪的尸体,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手里的武器戳弄着。


  “靠!你干嘛呢!”许博远收回了又想拔卡的手,忍不住咒骂了一声,对面传来一声呵呵。


  “还不是你一见着哥就乱跑,我还没和你说完话呢。你这样不行啊,再强退一次就杀你一次,杀到你不跑为止。”


  “你没必要盯着我一个搞吧。”


  许博远有一瞬错觉对面会回一句就搞就搞,蹦紧了神经。他倒是没有,竟是叹了口气,掏出一根同样马赛克分辨率的柱状物体,在空中挥舞了两下。


  “我也不想啊,但好像就你看得到我。”口气竟然还带委屈的意思。


  这一下竟说的许博远一下心软了,他叹了口气。


  “好了,我不躲你了。”


  紧接着一道白光包裹住蓝桥的尸体,头上接着开始冒着回血的绿字。这BUG还全职业技能啊?


  “剑还给你,不好用啊……”一柄蓝色的长剑bang一声被丢到地上,看来是刚死的时候爆出来的。


  我的橙武!许博远内心一阵哀嚎,大爆手速把武器捡了回来。


  “这位…嗯…我怎么称呼你?”


  “你叫我¥%啊。诶不行?那#……¥?也不行啊。”不知为何,许博远仿佛看到了对方捉耳挠腮与消音奋战的样子。


  “算了,干脆叫我叶秋吧。什么,叶秋竟然可以?”


  许博远看了眼右下角的弹窗新闻,一丝汗颜。


  “那我叫你叶哥吧?”许博远觉得对方肯定比自己来的大。


  对面连忙好好好,似乎还感到几分新奇。


  “那我就叫你小蓝吧?”叶哥趁火打劫到,许博远也无力去和他计较。


  “叶哥,你看你接着要怎么着?我该去打副本了。”


  “你打你的吧,我就跟着你就是了,不用管我。”


  许博远觉得自己挺傻,竟然把这话当了真,神奇的是,别的玩家还真见不着这BUG的样子,到了副本就成了蓝桥直直前行,用霸气就震开了周围的三五小怪,杀人于无形,看的蓝溪阁的队友各个眼睛发直。


  “叶哥,你这样不行。”许博远干脆退了队,自己闪到一旁。


  “怎么不行啦?”


  “你这样我没法玩啊。”


  “帮你抢boss还不好?”叶哥一副惊讶的口气。


  “不是,你这样我会被举报的。”


  马赛克左看看,右看看。


  “哦……也是,我的实力是过于彪悍。”


  许博远恨不得呸死这个不要脸的。


  “要不这样吧,你就陪陪我,我们俩一起玩个几天,完了我就回去了。”


  “几天?”


  叶哥在那嗯了半天,“五天,我应该只能在这呆五天。”


  


  许博远也没挣扎,直接去跟春意老请了假,全蓝溪阁一起起哄,蓝少侠是不是请假去泡小姑娘。蓝少侠心里苦,想说是是是,还是人鬼情未了。就这功夫这马赛克已经在蓝桥面前上蹿下跳了半天。


  “假请完了?”马赛克看到蓝桥又开始动了,赶紧迎了上来。


  “是啊,你想去哪?荣耀你熟吗?”问完他才发现,问一只寄存在荣耀里的幽灵对荣耀熟不熟好像是多此一举。


  果然对方很挑衅地呵呵了两声。


  “去冰霜森林吧。”


  这并不是一个高级的副本,蓝桥春雪独自站在副本入口,偶有路过的玩家投来奇怪的目光。


  “要下这个本?”


  直接进去吧——他看到了头顶的文字泡。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到底是啥?”


  许博远赶忙打了一串对对对。“叶哥你到底是何路神仙啊?”就连昨天提交的BUG都被审核为错误信息,他可谓是一个头两个大。


  “好,我不知道能不能过啊,毕竟这个系统特别不好用,我想多说点啥就都给我屏了。哎这破系统,其实我是从!#来的&……”


  马赛克断断续续说了一串马赛克,除了连接词,其他都是马赛克。


  “你就当我是鬼吧。”他最后说道,显然是放弃说明情况了。


  “嗯。”许博远觉得自己果然是撞鬼了。


  “就当是我太爱荣耀了,死也要赖在这地方。”


  “你不会真的!”


  “不不……哥还健康着呢。哎,我也没想到还是我活得久。”


  许博远内心一个咯噔,觉得自己似乎是戳到了人家的痛点。这不就算看不到表情,他却觉得对方有点失落。


  “你别乱想啊,我是想到我对象了。”


  “叶哥,你还有对象啊?”


  “怎么了,我很像单身狗吗?”


  像,特别像。


  “哎不过那小子,先我一步跑了。你看,这就是我和他第一次碰面的地方。”


  许博远一下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埋骨之地,蜘蛛洞穴,千波湖……蓝桥跟在马赛克的屁股后面,跑过一个个副本,对方一边秀着华丽的操作,一边平平淡淡地讲着过去的故事。虽然叙述多是断断续续的,又是各种杂音遭杂,许博远却觉得自己仿佛是听懂了,竟然还有点被打动。


  “你的对象那么爱你,那么爱荣耀,现在也变成荣耀的幽灵了也说不定。”听完这段千波湖的故事,许博远发自内心地感慨到。


  “那可要说到做到啊。”叶哥咕哝着在蓝桥的背后戳了两把。


  许博远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到了深夜,还要半打小时就又要到12点了吧。早就习惯出晚班的他反而觉得此时是他兴奋的点。


  “叶哥,还有哪想去的吗?”许博远这下主动问到。


  “有啊,”马赛克从湖边站起身。“今天我还有个想去的地方。”


  叶哥带着蓝桥一路向北,在树林里左闪右窜,感觉都是没法下脚的地,似乎是贴着地图的边境。终于他们停在一个山脚下,黑色的那几块像素抬头向上望去,对蓝桥说到,“自己爬上去,爬的上去吗?”


  许博远忍不住靠了一声,操纵着蓝桥往上跳了跳,勉强跳了三格就掉了下来,蓝桥的披风一摆一摆的,上上下下。


  “嗯,看来你这技术是不大行……”对方甩来一个残酷的结论,蓝桥无话可说。


  “这样,你先照你之前跳的,最上面那块往右上跳,然后你就别操纵了。交给我。”


  许博远将信将疑地照着他说的往上跳去,正要开始落下时,自下而上突然三道犀利的冲击将蓝桥整个向上击去,一下冲高了好几个坡。许博远紧张地看着自己的血量急掉,也许是对方换了武器,每一笔伤害并不高。快到顶时,对方最后向上一甩,许博远分辨出来那竟然是捉云手,蓝桥已经整个摔在一道硬地上,勉强还剩下一丝血。


  随着回复魔法和嗡嗡的机翼声,马赛克落在了他的身旁。


  许博远一时不知道该膜拜这神一般的操作,还是眼前的景物,这里紧贴着地图的边际,往远处看去是缩小和景物与层层白云。


  他们站在高高的悬崖上,分吹拂着蓝桥的马尾,随风摆动。许博远自认对荣耀的了解不输任何人,从也未曾发现还有这样的美景,云雾妖娆。


  “第一次来?”


  “是啊。”蓝桥干脆地承认,望着这景有点出神。


  “我最后在这里和他告的白。”叶哥没头没尾地说道。


  “看不出叶哥还挺浪漫。”


  “*(#推荐的,小姑娘真是,诶这也要屏蔽?总之我当时就想着也好,他要不答应就把他从这踢下去。”


  “靠你也太狠了,同情你对象啊。”说着把蓝桥的屁股往另一边挪了挪。


  “你别躲啊,我又不会踢你。”


  许博远想对啊,我又不是你对象。


  “那你把他踢下去了吗?”


  “我没机会啊,他听完就直接拔卡下线了。”


  许博远很不给面子地哈哈笑出了声,看到对面仿佛威胁似地甩了甩手上的武器,蓝桥立刻安静如鸡。


  “看来某人就是很喜欢下线遁啊……但是后来,他第二天自己跑到我这来找我,太可爱了。我们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一起生活,一起玩荣耀,很多很多年。”


  “叶哥,善待单身狗啊,快听瞎了。”许博远也没发现自己的口气好像有点酸酸的。


  马赛克呵呵笑了一串。


  “诶诶好,哈哈。总之,我就特别想再来这看看。”他独自沉静了一会儿,仿若在院子里吞云吐雾的小老头。许博远静静地开始思考这神奇的一天,他是谁,是真实存在的吗?他的故事,他的一切,仿佛眼前游戏里的云雾,虽然看的见,却又仿佛是虚幻的。


  他身边的人突然开口,打断了他此刻的思绪。


  “小蓝啊,我又骗了你。”


  蓝桥春雪还是静静地坐在悬崖边。


  “你该不会是五天呆不够,要呆个十天半月吧?”许博远调笑到。


  “不,相反。我今天就要走了。”


  “走去哪?下线?”


  “不,我其实只能呆24小时,不好意思啊,设定就这样,我也很努力了,不然我也想和你呆久点。”


  许博远手摆键盘上,噼里啪啦一串,又不知道说啥。不是啊,我不是舍不得你。你是不是又开玩笑啊?我才刚觉得你挺有意思的啊……


  他感到自己的喉头有点发涩。


  “那你啥时候走?还有多久?”


  “我看看时间,嗯,差不多就是现在吧。”


  蓝桥春雪赶忙站起身来,跑到马赛克的面前,不知道是否是错觉,在游戏的特效下,他的确身影看上去愈发模糊,线条的周围开始孕育出一层白光。


  “放心吧,你很快就会忘了我的。”


  “谁忘的了呀!”


  “哈哈,我们才认识多久呀。看来你真的……总是会喜欢我。”


  白光愈来愈耀眼,已经把整个物块包裹。虽然分辨不了一个马赛克的表情,但蓝桥觉得对方是正凝视着自己的,又似乎透过自己,在看着别人。

  

  “……蓝河,我很想你。”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沙沙的,很轻。


  许博远有一瞬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这一时刻他有无数想问的问题,都被这最后的这一句话堵了回去。


  本来就有点模糊不清的身影突然像是被聚焦一般变得愈发清晰,他似乎看到了一张男人的脸,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仿佛是感觉到自己的视线,他朝自己挥了挥手。许博远思索了良久,那的确是一张自己从未见过的面孔,却又让他觉得如此熟悉,如此的让人感到眷恋。


  许博远也伸出了手,几近碰触到屏幕。


  再见。


  “再见。”他喃喃着,看着那身影变得越发淡了,最后咻一下彻底没了踪影,仿佛未曾存在过。


  许博远拔下了账号卡,倒在床上。梦里他似乎又梦到了那个神秘的鬼魂,穿着一身红衣,拿着一柄从未见过的武器,笑着看着蓝桥春雪。再醒来时,梦和着昨日的记忆一同模糊不清。他略带迷茫地坐到电脑前,桌面上的新建文件夹里有许多游戏截图,蓝桥春雪一个人站在林中,湖边。他却想不起自己截图的理由。

  


  半年后,又是一个冬季。


  “老蓝,下个礼拜就开第十区了,新区的会长交给你有没有问题?”春易老吩咐道,蓝同志点了点头,义无反顾。


  “没问题,交给我吧。”


  初冬的G市和H市的初夏估计没啥区别吧……许博远也惊讶,自己的思绪竟然飘到了不知道何处。他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距离12点开服还有4分钟,突然他似乎又想到当初自己第一次打开荣耀时与同学在网吧里等开服倒数计时的样子,兴奋、雀跃,一个未知的世界将要拥抱自己,而他还不知道,自己会遇见谁,会如何改变自己。


  5、4、3、2、1……


  许博远手速飞快地在第十区下点击了登录,熟练的建了个剑客,脸是自己的惯用形象,基本就是照着蓝桥春雪存的,到姓名栏的时候他忽然有一丝犹豫,最后敲下了两个字,蓝河。

--------------------------------


这大概是个孤寡老人穿越的故事。


---------------------------------

*应要求补个尾巴。


  君莫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黑色的手套,银色抗魔戒指,胸口的秘银挂坠。


  这打扮……真成鬼了啊?


  “在干什么呢!”不远处有个石头朝自己飞来,他抬头望去,一个水蓝色的剑客正笑着看着自己。


  “在等你。”


评论(27)

热度(223)